才:偷換了市區重建政策的「歲月神偷」

17三月10

早兩天到了戲院看羅啟銳及張婉婷獲得德國柏林影展水晶熊獎的新作「歲月神偷」…說實在,如果以為這是一部充滿了香港人集體回憶的電影,相信入場之後你會有點失望,整部電影與香港這個海邊小城的歷史沒有緊密的聯繫,從很大的程度上,香港的獨特生活感覺可能比不上不少港台製作的節目…

當然,電影之中感人的地方還是有的,例如弟弟為了一個人吃一整盒雙黃月,於是自己走去供半份月餅會,結果被爸爸「怒打」…不過,要說這種經驗就是香港的獨有經驗,未免太誇了點…也可能,就是因為電影之中的情感屬於「普世」的,所以柏林的年青觀眾才可以看得這應投入,讓「歲月神偷」成為了水晶熊的得主…

據羅啟銳之前於媒體的訪問中表示,他希望用這套戲來和現在的「80後」作出溝通…這一個希望於在下的角度來說就真的是太過一廂情願吧…這套電影,應該可以得到不少「40後」的支持,但和「80後」溝通則沒有可能性,電影之中沒有「80後」共同語言,彼此的經驗更加沒有交集(在下這個於公屋長大的「70後」也有點難於代入故事之中)…試問「80後」可以如何參與電影中的討論?

誰不知,過了數天,「歲月神偷」和「80後」的交集竟然出現,市建局宣布保留作為「歲月神偷」主要拍攝場地的永利街十二幢唐樓…把這個說成是順應民意及保育意識高漲之下,政府從善如流,不如把這個說成市建局在重建項目上正式承認失敗…

「保留」就等於是「保育」,實在把問題看得過於簡化了…現在一下子叫停了重建計劃,真的就是一件好事嗎?關於這一點,在下是有相當保留的…永利街十二幢唐樓劃出重建的範圍,並 且定為保育區,首先的問題就是把這個區域的發展可能性設限了(這對於其中的部份業主和居民其實並不公平)…更加不用說的是隨之而來的維修保養等實制成本…

維修保養成本應該由誰來支付?如果說政府要承擔,那麼動用公帑去維修永利街,這個地方就不再可能是一個單純的民居,使用了公帑之後,這個地方也應該要可以有一定回報,並讓他可以成為一個自給自足的小社區,結果這就無可避免地出現了發展的問題…無論是否發展成旅遊區,永利街將不會回復平靜…

說到發展的問題,現在市建局擁有了永利街超過五成的業權,其他則在各個業主和居民之手,要以一個完整的區域進行發展,其實難度比重筆更高…這是否符合公帑有效使用的原則,其實相當值得質疑…

再說,今時今日,會因為海角七號而到恆春旅行的人有幾多?歲月神偷效應可以有多強,可以持續多久,這些問題,完全沒有實在的支持和研究…

在下並不是反對保育,但對於今次政府為了政治化裝的需要,在極短的時間及欠缺實質理據基礎支持的情況,推翻一貫沿用的市區重建政策決定…實在無法認同…

廣告


16 Responses to “才:偷換了市區重建政策的「歲月神偷」”

  1. 1 Chika

    如果一部電影就可以將永利街的商業價值提高的話,那原本更有商業價值的利東街(啊,有一首拎了金曲的歌歌頌過呀…) 和史丹頓街,又乜解無端端又要去拆人地….

    又如果話有強烈社會聲音支持保留,咁當年利東街果班係咪唔夠強烈?係咪一個導演一班七日鮮遊客的聲音,就比一班街坊和社運青年 (當時他們還未被label為80後) 強烈?

    “歲月神偷效應可以有多強,可以持續多久" …政府咪以為套戲拎左獎,就會變成100 best movies in 2010’s,從而令條友旺足十年先得架…

    我會說永利街是一個敗筆。

  2. 2 AK

    其實,無論係借發展之名強制拍賣,又或係藉保育之名規限發展,兩者均係強大既公權力對個人私產既一種操弄。香港作為一個高度尊重私有產權既資本主義城市,對於個人私產既尊重,實在唔應該如此輕忽…

    呢家咁樣做法,根本就係切斷左市區重建政策既連貫性,令到一眾小民以至發展商,甚至政府自己本身都無辦法搵到政策既脈絡,亦無法按之處理本身的行為判斷…這種做法,殊不可取…

    依家係唔係應該每個重建項目都拍一套戲,可以係國際影展贏到獎既就可以剔出重建名單…?

  3. 3 沒署名

    這個政府經常特事特辦, 即是: 沒原則, 大細超, 親疏有別, 選擇性執法等等.

  4. 保留=保育, 一個月人工又袋袋平安

  5. 5 goethe

    有冇睇今日明報社評﹖篇評,難得地好。

    篇評,提到海角七號等例子,其實係九唔搭八。不過,佢quote涂謹申講既,其實同你講既一樣,都係一個好重要既問題﹕政策期望。

    當保育政策可以因為一套戲而突然改變,或,一個長官可以因應個人意旨而係現行政策加入新元素,咁以後係米只係需要(再次)數人頭,人多話事﹖

    特別係,而家市區重建策略做緊檢討–如果檢討後,定出某些保育/重建原則,之但係又再次發生類似數人頭事件再打破其類原則。

    咁以後,所有野都「特事特辦」(係,其實我諗起講菜園村添),咁所謂既政策理性,或制度,仲有需要存在﹖

    題外話,明報為評個題,「政策神偷」,好好。

    *************
    永利街保育大轉彎 莫非有政策神偷?

    【明報專訊】市建局打倒昨日之我,建議全面保育上環永利街,這個急轉彎,雖然拆解了一個潛在保育新戰場,但是當局保育政策的準則卻有點模糊了,到底什麼建築物、怎樣的街道才符合條件,值得耗用公帑保育,當局有必要釐清;另外,永利街12幢舊樓全部保留,關於市建局已購入業權的部分,未見提出活化計劃,然則,永利街之保育所為何來,當局要作更多解釋。

    港產電影《歲月神偷》在柏林影展獲獎,永利街是電影拍攝主要場地,電影得獎後,導演羅啟銳表示類似永利街的舊樓街道,盛載覑港人的集體回憶,他認為應予保留。這樣,使得這條原本在重建和保育之間幾經周折的街道和舊樓,再次備受關注,近日回應保留永利街的聲音漸多。

    原方案發展保育已平衡

    市建局自破重建客觀準則

    關於重建永利街,發展局長林鄭月娥日前接受傳媒訪問時,曾以「多災多難」來形容,包括先與發展商打官司,後來以保育概念規劃,發展比率由原來8倍減至4.5倍,由全面清拆改為保留3幢舊樓,不加入額外樓面,項目規劃原定後日(周五)提交城規會審議,地積比更進一步降至3.9倍。有關規劃原則,2008年11月公布時,被認為在發展與保育之間取得了平衡,因而再沒有反對聲音。連日來,市建局回應全面保育永利街的呼聲時,發言人和主席張震遠一再說除了保留10至12號3座樓宇,其他都太陳舊要拆卸,原址模仿唐樓風格重建。

    張震遠昨日宣布原汁原味保育永利街時,並無什麼特別理由,只說原方案以保育為主題,由於收到很多聲音,提出原汁原味保育,市建局認為可以考慮,所以向城規會建議另一構思。不過,市建局的轉變,其實本周一傳媒皷登林鄭月娥的專訪已經露出端倪,她說「要看看『不能復修、只適宜拆卸』的看法是否需要修改」。以此觀之,在立法會討論、表決降低「強拍」門檻、加快拆舊樓重建前夕,永利街的原汁原味保育轉變,由哪一方主導,昭然若揭。事實上,有市建局董事不滿,指整個過程只以信件請示董事,無開會討論。

    永利街全面保育,不但打破了市建局啟動重建的客觀準則,例如市區鬧市有不少舊樓,市建局只保育廣州式騎樓的舊樓,灣仔「和昌大押」被活化為餐廳,就是一例。永利街並無古蹟,那些舊樓建築也沒有什麼特色,立法會議員涂謹申說,保育決定,原要參考專家對建築物保育價值的評估,若政府不再倚賴專家,改為「市民感情鍾意就保育」,那也很簡單,只要大家接受用公帑補貼保育就行。

    涂謹申提出這一點,值得注意。近年政府調整側重發展、忽略保育的政策,謀求平衡發展,原本重建永利街,已經符合發展與保育均衡原則,政府現在促使市建局保育永利街,若只為保留那裏的氣氛,是否值得耗用大筆公帑,值得商榷。另外,市建局已經購買了永利街12幢樓宇約一半業權,日後這些樓宇的維修保養費用不菲,而市建局又不會活化這些舊樓,最可能只會繼續出租,變成公帑津貼租樓人士。這樣的保育就有些奇怪了。若永利街屬先例,日後將普遍實施,公泷會否同意?這是我們認為政府應該交代的原因。

    永利街成為旅遊景點?

    《歲月神偷》 難比 《海角七號》

    有意見認為,永利街因為《歲月神偷》揚名,全面保育之後,可以成為電影取景之地,當局並可包裝使之成為旅遊景點。這兩點都不切實際。首先,永利街「一眼睇晒」,就只有12幢舊樓,它給《歲月神偷》提供適合的時空,不一定適合其他影片取景,此外,若港產電影拍來拍去就只有永利街景,哪來吸引力?另外,永利街成為保育地帶之後,相信居民也不想被絡繹不絕的遊人打擾,破壞其寧靜生活。事實上,以永利街的設施和空間,也不太可能成為旅遊景點。

    電影使一個地方成為旅遊景點,台灣的《海角七號》是突出例子。《海角七號》拍攝地點南台灣的恒春和墾丁公園,幅員遼闊,風光明媚,洋溢覑熱帶風情,原本已經吸引遊人,只是電影使他們增添一抹色彩而已;另外,近年韓劇風靡港人,不少韓劇拍攝地點也成為港人遊韓時朝拜之地。但是,台灣和韓國原本就有的自然風光及人文景觀,永利街完全不能相提並論,而《歲月神偷》能否征服內地或其他國家、地區的人,使永利街成為他們來港親炙,看來難以過分樂觀。

    總之,是否應該全面保育永利街,若經社會充分討論,相信會見仁見智,現在當局的選擇,滿足了集體回憶的懷舊心態,對永利街賦予太多價值,無必要,它也承受不起。不過,由於此事已經、而且還會繼續耗費大筆公帑,我們想知道:當局作此政策大轉彎時,有否經過科學論證?是經過既定程序抑或是長官意志的結果?香港一貫經由制度管治,因此雖然民主程度不高,但是具體管治上仍然相對合理的原因,此乃香港的優勢,若出現個人凌駕制度,憑長官意志辦事,則無論所做的事多正當,這樣的手法都不能接受。

  6. 6

    前日聽到呢個急轉灣既消息,我都覺得啞左...

    咁即係鼓勵以後啲人繼續唔用理性,總之夠大聲夠惡,就爭咩都會嬴

  7. 唔係大聲就得, 仲要啱身份.

    八十後九十後去撐場就睬你都傻, 但玻璃之城年代既同聲同氣人喎, 有外國勢力干預喎, 即刻SALUTE, 有得傾有得傾.

  8. 8 AK

    沒署名的朋友,
    的確,政府近年行事的方針是愈來愈多的權宜,欠缺了基本的原則性,結果往往做成社會上的極大爭議,這比「議而不決,決而不行」的問題更加地嚴重…因為這是長官意志之下的「獨斷獨行」…

    hkeric兄,
    well…依家都唔只係唔做野白抖人工咁簡單囉…

    goethe兄,
    在下通常是看蘋果和信報,明報一貫少看,多謝轉貼其社評,這篇的確是寫得不錯…

    如果把強制拍賣與永利街剔出重建兩件一併研究,相信不難得出長官意志主導一切的結論,兩者同樣涉及私有產權問題,卻因應著欠缺原則性的政治權宜考慮,得出截然不同的結果…反映了公共行政中欠缺原則性的基本問題…

    米兄,
    最難接受的是林鄭於立法局之內居然可以叫議員係強拍條例修訂唔好「感性凌駕理性」…到底,依家係政府係專家既建議下,決定「原汁原味」保留永利家,還是在長官意志之下,以政治權宜考慮之下的結果?

    怒火姐,
    這種「看身份」的政治權宜,其實就是國內權錢交宜,貪腐問題之根本…

  9. 呢兩日一直有睇新聞,當市建局話咁快就話收集到(足夠)民意,然後覺得重新保留永利街,即時反應係錯愕,然後係覺得離譜。然後到左琴日,睇到強拍投票結果,太急進。如果係因為新原則好而要推行,唔反對,但唔該,先說服大眾新原則點好囉。

    琴日生果副刊(好似係左丁山),都講過同一番話,認為呢部戲《歲月神偷》唔能夠取得後生既共鳴,所以唔會令後生既理解到年長一輩既諗法。

    或者係喇,但我就唔多同意呢個deduction。如果問番,後生既可唔可以體會、理解到抗戰時代、文革、六四果一輩既諗法?雖然未必完全體會到,但唔需要好大共鳴,都一樣可以理解到。而且,如果要共鳴先理解到,咁又係當事人唔希望站響對方去理解,定係真係因為要理解就一定需要共鳴?我意思係,一個場景,一個故事,好似六四咁,就已經可以係溝通既開始,唔應該抹煞。

    雖則,我好同意港台節目所能產生既共鳴同可以令人設身處地既影響力,真係好大,比一般電影(甚至所謂好多得獎電影)大好多。亦所以,對於突然話保留永利街,違反個人期望之餘,仲製造左先例。就算唔係部戲既導演+演員們親身向政府要求,而只係(唔知幾多)市民大眾一呼百應,呢個唔係政策混亂,而係無政策。好聽d以民意為依歸,唔好聽,就係教市民唔守規矩。有冇搞錯。

    歌德:

    琴晚我諗政府唔係以《海角七號》黎比《歲月神偷》 ,而係追尋《Avatar》既哈利路亞山。中毒。

  10. 都話後生係一種原罪黎架啦。後生唔唔拆,就係搞屎棍,阻住香港發展,嘿。

  11. 11 強尼

    80後唔羨慕得咁多嫁啦, 羅啟銳, 張婉婷, 林鄭局長……..雖然係同你地溝通唔到, 但他們仍然是社會中堅, 掌握住資源權力, 佢地一個動作, 一個決定, 效果俾你地通街走, 哎到口水乾, 好得多

  12. 12 AK

    CM兄,
    歷史事件我地如果沒有親身經歷,則只可以透過資料去「理解」,要說到體會咁高層次,只有少部份人先可以做到…溝通既基礎,係彼此都希望就各自對事件既理解交換意見,中間需要common既語言,以及開闊既價值觀接受不同的理解…

    shumc兄,
    重點並不是後生一輩是支持保育還是支持發展,這個不是本文要討論的要旨。重點是,今次政策的轉變,是一個突如其來,沒有實質理據支持的權宜之計,我們不能因為自己支持保育,而對於其中存在的問題而視而不見。

  13. Shumc:

    我覺得千萬不可以在沒有任何依據之前,以既定態度去以為今次保留永利街事件,必定跟乜乜後生物物十後連上。對嗎?

  14. 中間需要common既語言,以及開闊既價值觀接受不同的理解 x2

    所以很想再一次去信該部門,要佢地向我呢亭市民澄清一下法律條文+政策原則。

    (嘿,弊在殺到埋身,無能力再寫)

  15. 15 AK

    強尼兄,
    社會之中,權力分布是重來不平均的,不同的社會角色掌握著不同的權力,是任何社會中必然存在之情況,當然,權力所發揮的效果,亦視乎你運用的手法…要爭取一個目標,其實是要集結同路人,於各自不同的崗位上,在許可的範圍(不等於法例許可的範圍)中,做有益事件發展的事…(這一點在莊子的逍遙遊之中有說過:夫知效一官,行比一鄉,德合一君,而徵一國者,其自視也亦若此。)

  16. 16

    點解咁同意你呢篇,係因為,身處建造設計業有關當中,就如你所說,而家完全估唔到政府想走既方向係邊一面:保育與進取發展(難聽一點,即是:賺盡)怎樣平衡?政府口中常說的「我們的目標是發展的時候同時會兼顧保育」,只要反面解讀,就明白此兩目標根本就是對立的

    皇后天星利東街之前,政府的態度是「權在我手,理得你死」...ok,咁其他好多唔同利益團體都識得根據呢個邏輯去歸邊,做番自己應做既角色(例如地產商收樓識得進取啲...咁正如强拍條例,梗係會因為咁而有人受恵有人受害...但起碼,件事係「去緊」)

    而家死喇,地產商仲去唔去收舊樓好呢?又,咁計條數,用咩價收好呢?會唔會收左馬頭圍啲舊樓後,又原來有人拍左套「馬頭圍的日與夜」,咁又話唔拆,只可保育然後用現價租出去?

    於是,地產商唔敢做嘢,咁舊樓老化既問題亦繼續解決唔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