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違背香港核心價值是第四代人應然的本質

20一月10

高鐵預算獲通過之後,示威者於中環立法會一帶的抗爭活動最終發展為堵截立法會各個出入口,以至主事官員及一眾立法會保皇黨議員無法堂而皇之地以「勝利者」身份離開,最終被迫「易服」,在數百警員保護下乘坐地鐵尾班車,其倉遑避走的味道重得實在無以復加…

眼見「愛將」含冤受屈,加上要避免在北大人面前顯得「無力管治」,曾蔭權有需要「振夫綱」展示強勢,於是採取不同尋常的強硬姿態,殺氣騰騰地譴責示威者,指他們「不負責任衝擊立法會,是違背香港社會核心價值及法治精神,絕對不能接受,應該反思。」

在曾蔭權拋出主旋律之後,一眾「司騙」(spin doctor) 加緊開工,集中強調立法會外衝突場面,將公眾對於高鐵方案本身的不合理性以及議事堂遭功能組別騎劫的荒謬性的視線轉移…

其實經過早前兩篇之後,本身也沒有太多的話要說,因為本質上的分析仍然未脫離早前兩篇的範圍,不過眼看著愈來愈多人一派「義正詞嚴」的在當權者的指揮棒下圍著起舞… 實在也真的是太難看了一點吧… 而其中,最叫在下感到刺眼的,是曾蔭權的一句「違背香港社會核心價值」…

如何去界定的「香港社會核心價值」,一貫是一個充滿階級性的問題,立身於不同的位置,對於核心價值自會有本身的解讀。信奉「發展是硬道理」的第二代人,自然會將有利於經濟發展的一切,視為核心價值,而自我中心如第二代者,一貫將自己視為「港人」的整體,順理成章地把自己看作核心價值的一切,過渡成為「港人」的核心價值…

對於第三代人而言,這沒有什麼問題,畢竟我們一早就把第二代的價值觀內化,當作自己的價值觀來使用… 習慣以第二代人馬首是瞻,並將他們的評價奉為「金科玉律」的我們,實在連想也沒有想過,這些由他們傳承過來的價值觀,其中附帶著叫我們順從上一代人的基因…

「總之邊個先郁手就係邊個錯啦! 」

大家細細個既時候係唔係都係聽著依句話長大… AK唔係要鼓吹暴力,不過,先動手就等於錯? 這種講法有相當的問題,因為只要接受了這個思維的規條,就會習慣於否定任何的衝擊及抗爭,進而容讓一切的不合理繼續存在…

可能大家會以為,在下的說法有點偏激,「有什麼事不可以坐下來慢慢傾掂佢? 」well… 當問題涉及不同利益群體各自的利益所在,而逐步演變成為一個「零和遊戲」時,坐下來傾,也不過是各自對立的利益陳述… 就好似,立法會取消功能組別議席,要獲得議會內三分之二支持,本身就有極為嚴重的難度,因為,要既得利益者主動放棄口中的肥肉,從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第四代人開始關注社會,自然會建立起屬於他們的「核心價值」,從目前的社會發展而言,第四代人的核心價值,從本質上就和第二代人的「核心價值」不同,甚至互相衝突… 也就是說,套在曾蔭權的說法上,第四代人的核心價值,從本質上就是「違背香港社會核心價值」,因為現存的「香港社會核心價值」,是屬於第二代的,他們自己也容不下第四代人的核心價值…

在這種情況下,說高鐵中第四代人的抗爭「違背香港社會核心價值」根本就沒有什麼大不了,因為他們正是不認同你的「核心價值」,才會選擇進行抗爭… 為對手扣上這麼的一頂帽子,只不過是為了轉移視線吧了…

從事實去比較,政府手執功能組別鐵票,又有警方的胡椒噴霧,本質上就是強勢的一方,抗爭者面對如此的一面高牆,根本從一開始就是「以卵擊石」… 「有什麼事不可以坐下來慢慢傾掂佢? 」的確,可以坐下來傾,但要先行釋出善意的,不應該是身處弱勢的抗爭者,而是立身於不敗位置之上的強者… 而抗爭者最卑微的要求,也不過就是與當權者對話吧了…

今次,警方在未有警告的情況下使用了胡椒噴霧,下一次抗爭者就會人人帶上頭巾和眼罩,於是警方「被逼」出動催淚彈,再下一次抗爭者自然會加上口罩應付… 那麼,警方要出動橡膠子彈嗎? 抗爭者是否又可以選擇以「雞尾酒」(Molotov cocktail)招呼警方? 暴力的升級,源於警方的「克制」?

引用村上春樹的名言:

「若要在高聳的堅牆與以卵擊石的雞蛋之間作選擇,我永遠會選擇站在雞蛋那一邊。」

是的。不管那高牆多麼的正當,那雞蛋多麼的咎由自取,我總是會站在雞蛋那一邊。就讓其他人來決定是非,或許時間或是歷史會下判斷。但若一個小說家選擇寫出站在高牆那一方的作品,不論他有任何理由,這作品的價值何在?

“Between a high, solid wall and an egg that breaks against it, I will always stand on the side of the egg."

Yes, no matter how right the wall may be and how wrong the egg, I will stand with the egg. Someone else will have to decide what is right and what is wrong; perhaps time or history will decide. If there were a novelist who, for whatever reason, wrote works standing with the wall, of what value would such works be?

希望喜歡使用文字表達本身思考的一眾blogger,看到以上的文字之後,好好考量一下,自己本身「作品」的價值…

廣告


4 Responses to “才:違背香港核心價值是第四代人應然的本質”

  1. 1

    之前已一路有看你寫的這幾篇,你道出的,真是我們「第三代人」(雖然,其實我如cm所說,其實反對這些「第x代」/「x0後」的標籤)的無奈...

  2. 根據一些現場人士的紀錄
    今次警方係同傳媒鏡頭夾定,在「適當時候」射胡椒噴霧,
    根本同實際情況無關

    大多數傳媒已變成政府喉舌,無論你點和平,都有辦法影到你地好激動
    除非個個老僧入定,好似車輪教練功咁
    到時傳媒又可以影警方抬人的片段,總之實有法子製造心水footage

    無線就算幾咁是是旦旦,都係全香港人主要消息來源
    佢話朝早升起來的是月亮,大把人繼續睇甚至相信

    暫時睇好now同埋cable,立場比較「不和諧」
    佢地搞得成免費電視台的話,有機會打破資訊壟斷

  3. 3 Chika

    有人用一句說話概括了整個矛盾的因由:

    “我咪就係你地教出黎架囉!"

    我地呢一班只想脫離父母那種辛苦命,而現在反叛這一群根本沒有這個問題,目標就是違背他們父母從小到大地灌輸到他們腦中的遊戲規則…這個趨勢是不會改變的。

  4. 4 J.C.

    主流媒體及相當多未有參與活動的人士,對今次的示威引發的事件定義為"暴亂"及"80後問題"。但由於普遍大眾對多元社會資本發展缺乏思考,未有對集體行為的形成過程擁有基礎認知,所以當社會出現與主流價值觀及生活方式不一樣的反叛行為時,拒絕持有一種寬容的態度對待這些社會活動,反而傾向擁護官僚主義,導致社會活動更趨激烈及令到抗爭行為擴大到生活每一個層面。

    以下是北京大學汪丁丁教授於 2008 年發表的一篇文章,透過社會物理學的基礎,再加上美國社會學權威學者 Mark Granovetter 於 1978 年發表的論文 《Threshold models of collective behavior》,清楚指出愚民政策與社會動亂兩者之間的互動關係。

    希望能透過你對以下資料的分析及理解,把這個理論套入到香港的現狀,令社會大眾關注最近的社會運動現象,是由政府的政策與手段所造成,並且指出市民拒絕多元化社會及擁護官僚主義會導致的惡果。我希望有更加多的學者及社會人士,可以透過不同的渠道,引領更加多的市民從新思考自己的立場,加入並援助社會運動從而改善社會不公的現象。

    愚民政策与社会动乱
    http://old.cenet.org.cn/cn/ReadNews.asp?NewsID=26607
    (繁體: http://goo.gl/bDlQ)

    Related:
    《Threshold models of collective behavior》
    by Mark Granovetter
    Scholar: http://goo.gl/LuUO

    http://qzone.qq.com/blog/622006067-1263122964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