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第四代人應該關心政治

29十二月09

之前一篇「第四代人不應延續中環價值」一直以來都得到不錯的收看率,其中的重心在這兒不再重覆了,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自行scroll down…今一篇希望說的,其實不是一個應不應該的問題,而是一個必然發展的趨向,亦是一個已經逐步發生中的情況…

「第四代人應該關心政治」

前一篇最新一個留言是來自傑兄的,其中的大意在於,第三代人太過習慣於等待,對於社會上的不公義,一般會採取容忍的態度,鮮有採取行動,去促使情況改變…

其實,上一篇大致上就點出了第三代對於社會「不公義」問題的取態…無論是「公義」,還是「不公義」,好好歹歹,第三代在這個依照第二代人所定下的遊戲規則而建成的社會中打滾都有了十多年的時間,他們一早就透過放棄自己的原則,選擇靠攏第二代人所訂立的「中環價值」,並且身體力行地去回應這個「中環價值」的要求,視「加班」為本身責任,將工作中的虛偽等同於「圓滑世故」,他們更加會不停努力進修,不斷地自我增值…這一切一切,在在說明了他們投資了本身的所有,去融入這個按第二代人所定下的遊戲規則而建立的社會,透過對應這些要求,從而分享從第二代人餐桌掉到地上的廚餘…

從以上的推論,可以看到,第三代人在這個位置上,基本上是第二代人的延伸,即使他們看到社會上的不公義,他們也會選擇去視而不見,因為他們是不會,亦不能公開地去反對第二代人的價值…畢竟,我們不能去咬飼主的手…所以,普遍的第三代人,在政治上傾向冷感,只有冷感,才可以避免直視社會上的不公義,而導致自己產生質疑自己日常行事價值的危險…他們習慣選擇等待,希望有一天,第二代人行行好,主動掃除社會上的不公義…這可以說是,第三代人在改善社會這個問題上,一早就選擇了放棄…

相對來說,第四代人「手空空,無一物」,可以輸的,始終有限,加上他們所面對的局面,是第二代人與第三代人聯手的打壓,要有機會爬到桌邊分享「廚餘」並不容易,面對如此不利的情況,他們可以說是「焗賭」的一代,他們如果要有機會翻身,就需要有辦發去改變現今的財富分配之模式…

政府在社會上的其中一個關鍵作用,是作為財富轉移及分配之中間人,而影響政府運作的…就是政治…所以,第四代人要可以有機會翻身,首先在思想上的準備,是要放棄第二代人的價值觀,尋找屬於本身的價值,之後,是要積極投入到政治中,透過參與政治,從而發揮本身的力量,去試圖改變這個不公義的社會…

當然,所謂的參與政治,亦不只是限於傳統的途徑,事實上「民主不是身外事,具體實踐生活中」,第四代人自然可以找到屬於本身參與社會,參與政治的模式…這些模式,可能不為第二代及第三代人認同,但,作為第四代,他們也沒有一定的必要去取得第二代,第三代人的認同,這正正是:

「得志與民尤之,不得志自行其道。」

在下認為,第四代人的價值觀之出現,其實正正是推動現今社會發展的一個重要契機,只有透過在社會之中,讓第二代人的價值觀與第四代人的價值觀互相衝突、調和,互相制衡,我們才可以讓這個社會從過去單純側重於第二代人價值觀,崇尚經濟發展,視之為「硬道理」的社會,過渡至一個更加多元,更符合新一代人價值的社會…而近日每見有更多「八十後」的新生代選擇不再沉默,正正證明了在下的看法,亦使在下對於社會未來的發展多抱了一點點的樂觀…畢竟,在下對於這個堅尼系數43.4,全球第一的香港社會,實在感到相當的失望…

在下身為第三代人,對於第四代人,不帶輕視,並對他們所帶有的「可能性」充滿了祈許…

廣告


9 Responses to “才:第四代人應該關心政治”

  1. 1 chika

    朋友fwd左呢篇黎… 睇完第一段我已經頂唔順:

    梁燕城《繁星哲語: 社民毀民主 民主須理性》
    …民主黨敢於勇抗社民連的粗野脅迫,全體大會通過不參加五區請辭,我立刻鼓掌歡呼,說一句:「有骨氣,有guts。」我認識一大批有學識的中產朋友,原本已對民主黨失去了希望,今次亦無不稱讚,認為民主黨可能回到理性路上,可以重建民主的力量。 …

    所謂"有學識的中產朋友" ,抱著的就是唔好阻住我賺錢、不肯求變、don’t rock my boat的心理…所謂正義或公義,佢地唔會理,一如梁博士唔會講到底劉曉波被判刑係咪公義…

    我有好多"有學識的中產朋友" ,知道民主黨chicken out,就真係"對民主黨失了希望" 喇。

  2. 2 mokmok

    作為第四代
    我覺得尚未有足夠智慧判別何為不公義.

  3. 智嘉兄,
    自從看過李天命的思考藝術之後,在下對於梁燕城…只可以…哈哈…

    MokMok,
    的確,要判別是非,善惡,公義與不公義,這需要經驗與智慧,這可能是新一代人暫時的一些缺失,但卻是可以累積的,只要透過多關心,多看多讀,自然會對這個世界有多一分理解,並有助建立起本身的價值觀…

    需要知道的是社會的事件,不如電視肥皂劇般黑白,忠奸分明,對同一件事,可以有多個角度的解讀,就如高鐵,是支持,是反對?五區總辭應否去馬?這些事件都可以透過討論,而令各自的論點更加分明,雖然最終彼此未必一定達成統一的口徑,但這也沒有什麼大不了,因為:

    「君子和而不同」

    反而,第四代人有的「可能性」,願意挑戰第二代人價值觀的勇氣,第三代人卻多數沒有…而這卻不容易重新為第三代入注入這種元素…所以,在下只可以寄希望與新的一代…

  4. 4 一儒木

    Happy New Year!

  5. 5 飛貓

    你這兩篇文章寫得好。

    當我們在說第四代如何不負責任,毫無交帶的時候,其實反叛已經開始,他們就是不服現有制度而作出的「行為藝術」,當然,當中不乏的無腦一群。

    只是要知道,我們這一代人即使完成工作,也不會離開公司,因為知道老閭在看你。有誰能施施然離開公司,卻被判上死罪。你已死在circle of trust 的圈外。

    然而,第四代有guts,背著袋大條道理的離開,他們絕對保護到自己的quality of life,不少羨慕目光來自第三代,卻又要安撫第二代人對第四代人的不滿,暗中希望第四代能改變世界。

    第三代最無奈…

  6. 6 chika

    有時我係咁諗的…

    第三代人的父母是either第一代人或第二代人(但是早婚的一群,多是一般的working class)

    第四代人的父母是遲婚的第二代人 (多數因為上到大學,又或是等到事業有成才結婚,就是自稱精英那堆!)

    而第三代人的父母多數掛住搵食,所以沒有怎樣調教過他們,出來做事時就對著第四代的父母,被他們調教。

    但第四代人從小就接受這些自稱精英的父母調教,已摸熟知他們的心態和行事規則,而且已經十分厭倦,所以可以大剌剌地反叛…

  7. 身為第三代人,我認同你說的「第三代人是第二代人的延續」,畢竟我們看見他們的成就(有工作有樓有現金有物質享受甚至社會地位etc),現成擺在眼前的成功路,無理由不照辨煮碗,所以毫無懷疑地全盤接受第二代人的價值觀是理所當然的。不過,我卻不敢完全認同第三代的無奈與沮喪是完全來自以上原因,首先,我身邊都有不少成績不錯的第三代朋友,他們都是靠努力和天份換來現在的成就,把第三代人全說成是無奈的一群,我怕會被人看成「推卸責任」。其次,假如沒有97金融風暴,或者個泡沫遲啲先爆,讓大部份第三代人都站穩了陣腳和佔有了一定的社會資源,我相信很多第三代人仍然會覺得第二代人的價值觀是對的。

    不過,不幸地音樂椅遊戲終結的時候,第三代人才開始加入遊戲,所以理想幻滅和對人生失望也是理所當然。

    站在第三代人的立場來看,我個人覺得最無奈的不是中產價值在我們這一代破產了,而是我們毫無其他價值觀的選擇,沒有其他遊戲作為alternative。即是,如果我不讀大學,我就注定失敗(雖然讀了也不一定成功),因為我沒有其他路徑可以自立。如果我不炒股,我就注定一世捱窮。如果我不買樓,我老咗就一定訓天橋底。類似這些all or nothing的所謂人生選擇,我會解讀為社會上既得利益者為維護自己利益而極力宣揚的ideology。如果第三代第四代第N代不延續上一代的價值觀,誰來support上一代的既得利益?

    所以,我覺得我們不需要反對哪一代人的價值觀,要反對的是強逼別人奉行某一套價值觀的壟斷思想。我個人最希望下一代能做我們沒有做的事,就是改變現時單一價值觀的現狀,唔使逼大家玩音樂椅遊戲。

    此乃個人愚見,望AK兄指教。

  8. 8 AK

    一女子,

    多謝指教,在下以為,第三代人的問題就是在於「現成擺在眼前的成功路,無理由不照辨煮碗,所以毫無懷疑地全盤接受第二代人的價值觀是理所當然的。」我們太容易把不合理的事情,不公義的社會發展看成是「理所當然」,這是因為我們全盤接受了第二代人「發展是硬道理」的價值觀…其中缺乏了作為新一代人的反思,並且以為,這一套就是一條「可持續發展」的成功路…

    在下沒有否定第三代人有所付出,可以「靠努力和天份換來現在的成就」,不過在下對於第三代人沒有思考,只會照辦煮碗,對於整體社會公平公義之發展缺乏認者體會及反思,這種「不負責任」的行事方式,實在不能認同…畢竟,第二代人就是希望我們不要去質疑他們的價值觀,好讓他們可以延續本身的優勢…他們的「價值傳承」對第三代人成功了,現在,對第四代人就不太成功…現在第三代人雖然未能站穩,但經已「洗濕個頭」,就算錯,也只好錯到底…

    所以,在下覺得「站在第三代人的立場來看,我個人覺得最無奈的不是中產價值在我們這一代破產了,而是我們毫無其他價值觀的選擇,沒有其他遊戲作為alternative。」的問題,並不是上一代沒有提供價值觀,而是我們自己本身沒有尋求alternative…上一代人沒有責任去提供alternative,尋求適切於自己的價值觀,是每一代人自身的責任,這一點,第三代人是不及格的一代…

    所以,在下的看法同閣下是一致的,關鍵是不反對其他的價值觀,而是要尋找自己的價值觀,不同年代的人,在社會中透過對話,讓雙方的價值觀透過衝突,討論而調和,發展出適切多元社會的新價值觀,週而復始,運行不息…正是「天行健,君子終日乾乾,自強不息。」

  9. AK兄,
    「尋求適切於自己的價值觀,是每一代人自身的責任,這一點,第三代人是不及格的一代…」Can’t agree more.
    自問在第二代眼中絕對是一個不成材的第三代,在青春期反叛時代已開始對現存社會文化作出各種質疑,例如,歷歷在目的一幕是,中五那年,我問一位女同學「為甚麼我們非考會考不可,非入大學不可,非考第一不可,考第五係咪會前途盡毁」,那位女同學漂亮地笑一笑,說「你想得太多了,你現在要想的是如何考好會考,其他問題等考完試再諗啦」。那時候,我覺得她實在很了不起,因為她不像我那樣經常質疑spoon-fed過來的思想和指令,她沒有我那樣痛苦,而她的會考成績亦很不錯,現在已經成為專業人士,一家三口有層樓。
    會考、高考、大學往後的思想掙扎不提也罷,我努力地走着第二代的路但失敗連連,在某一次失敗後,我終於覺得自己不能再全盤接受主流文化和價值觀,我想尋找一些適合自己的alternative,至少是經過自己反思後認為可接受可行的想法才加入自己的value system。不過,這個過程也非常痛苦,因為你覺得you’re always alone,沒人認同沒人接受。我一直覺得,自己好像是一個在棋藝學會裏棋藝最差的一個,幾番努力後仍然不能打入前三名,然後覺得自己的時間也可以用在其他學會呀,看看自己做甚麼會做得好。但結果當然是引來棋藝學會的不屑,認為我是loser,就算我在射箭學會裏取得好成績,他們也不會認同。
    不過,好不容易,在多番反省和身體力行後,我終於擺脫了那辛苦的思想掙扎,我開始不太在乎棋藝學會的看法,漸漸接受自己原來射箭也可以是一種credit。從起初以對抗的姿態反對主流文化與價值觀(或第二代人的價值觀),到現在已經進入調和狀態,可以很從容地在主流文化裏按着適合我自己的方式來生活,當然繼續不斷反省是必需的。
    所以,我跟你一樣,看見下一代想改變現狀,是不禁掀起遐想和寄望。我們沒有做的,不及格的地方,希望他們不要重蹈覆轍。真希望未來會是「不同年代的人,在社會中透過對話,讓雙方的價值觀透過衝突,討論而調和,發展出適切多元社會的新價值觀,週而復始,運行不息」。
    因為,所有的一言堂、單元文化、單一價值觀和壟斷思想都是suffocating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