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綜援名義批出的公帑如何轉化為學費? – 正生與「衰老竇紙」

22八月09

正生事件演至今日,倒真的可以說句,「成也傳媒,敗也傳媒。」

由數個月前被捧為社會各界寄予厚望的毒海明燈,至今時今日淪為「投資雞竇,廉署抄家」的對象,傳媒於事件之中King Maker的特性完完全全的顯現…一步天堂,一步地獄,相信是正生管理層所始料不及的…

也許會有朋友以為,傳媒「變臉」,對正生「反面無情」,過於殘忍,不過,AK一貫都會強調,主流傳媒按商業原則運作,沒有什麼的反臉不反臉…就以美國的報業為例,從一開始各份報紙都擔當著黨的喉舌之角色,過渡至現代報業重視客觀事實的標準,中間亦經歷過一段專門揭露煽色腥醜聞的年代…傳媒重來就傾向於報憂不報喜,隱善揚惡,除了所謂「監察政府及社會」的光環之外,更加實在的是醜聞較喜訊更為賣紙(如果以賣紙角度,賭皇病逝一定比賭皇康復出院更加有效)…畢竟,背後的商業原則,亦完全建基於公眾「窺秘」的取向,沒有什麼大不了…

說過了「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水」之後,更加有趣的,反而是「舟」如何去駕馭「水」…以上半場來說,正生的表現相當超卓(起碼,他比梅窩居民,鄉議局及政府要超卓得多),然而在危機出現之後,表現就似乎有點失準…面對「開設雞竇」,「騙取公帑」的指控,仍然沿用「全香港人都支持正生」的打溫情牌之手法,在今時今日實在難以過關,「綜緩」不是「公帑」的講法,也實在說不過去…不過,從公關手法去研究今次事件,並不是本篇的重點…

AK以為,在政府的福利服務改策之下,以一筆過撥款方式,取代按實際開支實報實鎖的方式向福利機構作出資助,結果衍生了不少的問題。其中關鍵在於,政府的一筆過撥款,資助金額的員工支出部份是以機構員工於薪級表的中位數計算,並且是一個「凍結」了的數字,之後由機構內部去進行安排及分配…亦即是,政府在這一項支出之上作出了「封頂」的安排…

整個一筆過撥款的安排,其實有相當重的外判意味,即政府以價低者得的方式,將福利服務外判予福利機構,之後就可以來一個彼拉多式的「洗手不幹」,把福利服務的一切視若無睹,其中亦包括了福利機構所提供的服務是否到位,是否符合社會的對服務質量的要求…政府說一筆過撥款,讓福利機構可以有更大的自由度及彈性,背後的意思其實就是說,政府不再為福利機構的財政作出一次性撥款以外的承擔,福利機構的財政健全與否,是否會影響服務的質量,一切都不是政府考量…即,政府單純以投入金額作為本身投入社會福利的計算及考量…

在工資成本逐年遞增的情況下,政府的政策最終迫使資助機構面對入不敷支的情況,結果各個機構就只有各施各法去過緊日子,基本的策略自然透過緊縮員工開支,以至減少服務項目,從而達至節流的目的,然而,要在資源不足的情況下維持服務,單純節流並不足夠,福利機構需要開源…

開源…最直接的手法,自然就是「用者自付」,「收回成本」…如何可以從受助人身上收回成本,成為了一個福利機構所面對的難題,以正生的情況說,據管理層表示,每名學生的學費連食宿,每月以萬元計…為了收會這萬元的開支,於是正生向綜援打主意,由學校出任學生的綜援代理人,向社署申請綜援…

的確,不少正生的學生可能來自低收入家庭,但要一個年幼學童成為綜援受助人,他們的家長就可能需要簽署「確定不供養子女證明書」(即是「衰仔紙」確定不供養父母證明書的反面,俗稱「衰老竇紙」)…

從之前於傳媒上曝光的資料及故事,相信社會大眾很難相信,正生孩子的父母都是一個又一個不理孩子死活的「衰老竇」,「衰老母」吧…一定程度上,AK以為,這一張又一張由學生家長簽署,由正生交予社署的「衰老竇紙」,可以說是一張又一張「買仔」的契約…

由於綜援受助人的學生,正生只係代理人,所以社署的監管對象係學生,而唔係正生,亦因為咁樣,正生並無收到社署既資助,社署無權去睇正生盤數…在這一個角度來說,正生就不是一個福利機構,而名正言順成為一間私立學校…另一方面,正生向學生收取的,是學生提交的學費,而不是綜援,所以不算是公帑…

AK點出以上的操作手法,不是要譴責正生…事實上,不少的福利機構,其實都是以同樣的方式去向受助人收回服務成本…不少老人家申請綜援之前懂得只子女簽下「衰仔紙」,其實都是在社工的建議之下進行…這沒有對與錯,只可以說,是在香港的福利制度之下,所出現的「權宜」…

以上的權宜,與誠實的原則衝突時,你與我,以至我們的社會,可以如何選擇?

廣告


13 Responses to “以綜援名義批出的公帑如何轉化為學費? – 正生與「衰老竇紙」”

  1. 唔好話社福機構,某D老人院行呢招,實情又應該點應對?

  2. 2 lslu

    究竟有多少社福機構濫用寶貴的社會資源?

    《我通我識》節目主持
    http://lslu.wordpress.com/

  3. lslu: 唔好一下子話係濫用,呢種說話一早訂定命題,變成非黑即白,無助於討論問題。

    正如AK所講,這是政府修改社會福利政策後的一個問題… 所有支出以政策制定當時的情況釐定,之後服務水準同內部管理政府完全撤手不管,而社會福利這種「服務」都是主要serve不能自掏荷包付費的人,結果當然又要回到同政府拎錢的路上。

    政府其實應該再次考慮一次過撥款的成效,以及如何以比較彈性及有效監察的方法去資助社福機構。但觀乎政府對社福作為「養窮人」而不願再負起「劫富濟貧」的財富再分配角色下,加上官員亦無心諗過另一個方法,似乎現行政策會繼續,由此洐生的問題將不能解決。

    但如果我地抱住第一眼就話「濫用」的小報頭條思維,那就落入政府的思維陷阱去。

  4. 口痕再補:覺唔覺近年多左好多「蚊型」社福機構賣旗同賣獎券?其實籌返黎D錢點用,其實都好難監察。不過既然政府無資助,唯有用呢種方法。不過同時亦造就了好多混水摸魚的情況。

  5. 5 doodoodoocahng

    一筆過撥款, 並非最終迫使資助機構面對入不敷支的情況, 事實上, 絕大多數機構都有大錢盈餘。問題是機構會趁機削減人手, 把人力調去做非福行範圍的公關工作。

    (以我機構為例, 一般部門已被少了4-5成人手, 多出的資源是否做福利工作, 冇人監管)

  6. 6 路過

    我去拎綜緩搭的士得唔得?

  7. 路過:

    又嚟攪偷玩概念呢招?!!

  8. > 我去拎綜緩搭的士得唔得?

    係可以的。不過你應該係有手有腳之輩,即使你拎緊綜援都要響自己份綜緩度畀,無津貼。即話你搭完的士無飯開,亦都無法子幫到你。

    據聞搭的士的交通津貼係傷殘津貼的一部分。適用於因為某種原因無法使用復康巴士服務的嚴重傷殘人士。使用同批准都有規定。

  9. 9 AK

    篤撐兄,
    在下以為,無論實報實銷,又或是一筆過撥款,各自都會有本身的缺點…實報實銷鼓勵機構做「大花筒」,用錢愈多獲資助愈高,一筆過撥款則強迫機構爭取政府以外的資源,故此需要重視公關工作,進一步減少投放於服務上的資源…

    在一筆過撥款的安排下,福利機構需要引入企業的管理模式,透過精簡人手架構及緊縮開支,為機構保留部份盈餘以應付不時之需,這些在一般商業機構中無可厚非的營運方式,是否對於福利機構來說相當陌生呢?

    故此,無論是精簡人手以保留盈餘(節流),又或是將資源投放到服務以外的範疇(開源),其實都和政府決定由實報實銷轉向一筆過撥款的福利服務改革有切肉不離皮的關係…

    路過的朋友,
    呃綜援去旅行當然有問題…拎綜援去搭的士就無問題,provided that你解決到搭完的士少左錢唔夠開飯的問題…

    就好似綜援唔包上網費,官員話依個唔係基本需要…但係咁唔代表你唔可以用綜援既錢去上網…如果你肯為左上網而食少好幾餐既話…

  10. 10 goethe

    「一筆過撥款」﹖好複雜既問題。唔熟,都講兩句。先講反對一筆過撥款,之後再講個新制度有咩好處﹕

    1. 好多人贊成「一筆過撥款制度」既人話(其實主要係港大社工系班官…oppsss…學者),傳統實報實銷造成「大花筒」,資源運用效率低。相反,一筆過撥款可以改善資源運用,機構彈性亦較大;

    2. 但係,最大既問題係,政府每年一次過撥款比機構之後,代表該年資助「封頂」。有咩突發事務,機構唔夠錢或有咩問題的話,機構就要周圍搵錢。所以,而家好多機構既日常工作係,寫proposal bid funding。時間有限。咁相應上,做case既時間減少,或好多服務都變做「收費服務」;

    3.除此之外,政府每年都好似有個削減撥款指標(或改善效率指標)要機構達到。衣個指標導致既問題就係,舊制社工每年增新點要加人工,再加上機構資源小左之下,新入職員工薪酬會越黎越低。係衣個情況下,必然會令社福機構吸引力減,影響服務質素(機構請人都應該係以合約形式,以避免好多勞資責任喇);

    題外話,其實,班社工衣幾年不停講「同工不同酬」,其實就一路係講衣個問題。不過,外行人其實唔會知—–我都都係問左人我先留意衣點;

    4.更加大既問題係,唔同機構可以有唔同指標,變相令到機構唔敢得罪政府。衣個point係聽返黎,我唔清楚係米事實。不過,如果以「bid額外funding」角度黎睇,其實「一筆過撥款」令到機構被迫要bid fund bid政府project。咁所以,真係唔可以排除衣個「陰謀論」。

    當然,你見到近年政府批好多錢比NGO「競投」(早排既全城清潔運動又比左錢喇),甚至「邀請」同NGO合作攪「社區借電腦計劃」以至「長者樓宇維修計劃」。咁,只要你留意政府近年對NGO既倚賴,其實見到政府要NGO負責既工作其實係越黎越多–而係係衣個環境之下,我會直覺認為,NGO更加唔敢得罪政府。因為,同政府「合作」,佢真係會「邀請」你「協助推行政府計劃」,當中你雖然會有額外workload,但同時會得到額外資源,或更易拉客,提高「資源運用效率」;

    5.最後,好多反對一筆過撥款既人都提到,由於機構管理層擔心年度未完就用盡撥款,所以機構會慳錢,最後每個年度都留左好大筆儲備,同時間減少好多服務。

    6.至於贊成「一筆過撥款」既理據,其實好簡單﹕實報實銷係共產黨式既soft-budget constraints,機構可以有「無限金錢」,資源必定有浪費。所以,要透過「一筆過撥款」將機構變為hard-budget constraints。

    你問我贊唔贊成衣種做法﹖如果係私人機構,我一定贊成。但係社福機構的話,我有多少保留。起碼,社福機構既productivity同商業機構唔同。如果政府要以「資源效率角度」量度社福機構既工作,其實應該要有個清楚合理既指標。不過,個指標其實好難量度(例如,係米「家暴要每年減少x百份比﹖負責區域既自殺個案要減少幾多﹖)。當然,其實我唔熟,所以唔敢講死;

    7. 但係,我又唔明一樣野﹕其實而家大學各學系都係每年撥款,但係,耳聞目睹,其實時不時各大學都出現「社福機構實報實銷」時出現既浪費問題。例如,我知某幾個大學某學系,因為年度撥款係年終時用唔盡,所以特登裝修攪IT–目的係為左洗曬筆錢,防止有錢淨之下,比人CUT下年學系資源;

    8. 最後,關於資源運用個點,其實早排有份檢討一筆過撥款既報告﹕http://www.legco.gov.hk/yr08-09/chinese/panels/ws/papers/ws1219-rpt081217-c.pdf

    報告當中都有幾個例子提到,係新撥款制度之下機構其實靈活度高左,除左資源效益提高外亦對機構發展有利(p.79-80)。不過,報告其實亦都就社署審計(量度效益)等問題提出建議,有興趣可以睇 (不過,份報告二百幾頁,我就冇咩興趣….)。

    9.最後,其實最核心既問題係,社福服務既效益其實應該點量度。商業社會入面,我地可以睇ROE睇其他指標。但係社福服務同社企一樣,其實好多social benefit係難以量度,就算紀治興提出過幾套指標,但我都覺得說服力唔強。而社福更加要面對既問題係,香港人點睇社會福利或社會工作。好似上面位人兄咁,好多人其實唔知香港社福制度係點,亦唔明社福政策其實可以有咩目的。係咁既情況之下,用返曾特首「數佬思維」,其實社福政策既「矛盾」點都解唔開。

    題外話,「數佬思維」衣個POINT,其實係pk_早兩年係我個邊評曾蔭權時提出–當時已經睇得出衣點,真係好強。睇返坊間,係阿練生早兩個星期先提到,曾蔭權既ao訓練其實長期,所以歷年有所不足,思考未能宏觀。當然,用返PK_以至陳雲都有提過既說話,就係,曾蔭權一直以黎都係將政治或政策問題化做技術問題,所以佢一定唔會係政治家;

    10.最後,關於「社福功能」,其實我聯想到港燦係佢自己個邊提到,或近期好多香港人都鐘意講既「香港社會未來」問題。

    ~goethe

  11. 11 goethe

    上面第9段唔見左幾隻字添﹗我想講既係,「睇返坊間,係阿練生早兩個星期先提到,曾蔭權既ao訓練其實長期限於財經系統,所以歷年有所不足,思考未能宏觀」。

    ~goethe

  12. 12 喵遊俠

    chika, 我又答嗲講兩句。

    >覺唔覺近年多左好多「蚊型」社福機構賣旗同賣獎券?

    賣旗的規限比較多,一定要係所謂「88團體」先可以申請,所謂「88團體」就係根據《稅務條例》第88條獲豁免繳稅的團體,亦即係我地成日講的「慈善團體」,唔符合資格的係唔可以叫「慈善團體」,只可以話係「非牟利團體」,當然啦亦無好似「社工」個名捉得咁緊。

    係稅局個網度,有篇「屬公共性質的慈善機構及信託團體的稅務指南」中,提到法院判決的例子,以下的都係慈善性質:
    a. 救助貧困人士
    b. 救助特殊災害中的受害者
    c. 救助病者
    d. 救助身體及智能殘缺者
    e. 設立及營辦非牟利學校
    f. 提供奬學金
    g. 特定學科的交流
    h. 設立或營辦教堂
    i. 設立屬公共性質的宗教機構
    j. 防止虐畜
    k. 保護環境或郊區

    講返賣旗,同社署申請個陣已經要講明係籌黎做乜用途,而且聽聞賣旗籌款都有 quota,唔夠數下年無得申請,我聽聞都要成50萬先得。賣旗亦分區域,分為港島、九龍同新界,一 d 超大型機構,好似東華三院、保良局等,會包晒3區黎做之外,其他都係係返其中一個區度做,唔可以過界;所以呢,如果你住沙田,返工係中環,係賣旗日就有可能撞到2個唔同的團體係度賣旗啦!

    奬券方面就唔係咁清楚,不過肯定係唔駛慈善團體都可以申請,同埋監管一定無賣旗咁嚴格。

    因為有朋友係你所講的「蚊型」機構度做,係賣旗日之前個零月就好似打仗咁,又要周圍搵義工,搵交收旗袋的地方,搵當日各區負責人,仲要望天打卦,千祈唔好落雨,個段時間真係做到叫苦連天的。

  13. 13 chika

    遊俠君:

    賣旗我都搞過,中間的logistics係幾煩人的。

    但問題又返到去點解呢D機構要「籌旗」,同埋個數量多到weekends唔夠用要去埋weekdays,同日仲可以分香港九龍新界?我想指出事情的荒謬程度,就係政府唔再做呢種財富再分配,推晒機構出黎響街度同人籌果幾十萬旗 (劃左港九新界之後,有時都唔知有無)…

    同埋蚊型機構的工作性質唔係人人都明白,又間接降低佢地賣旗收入囉 (只為人地會覺得有可疑而唔幫襯)。

    獎券真係唔知的,街上一個阿婆咁拎住個盒果D亦唔知的。你有個所謂免稅編號我都未必會查,容乜易做假丫。

    有時有D乜乜教會乜乜堂屬下社區中心(我講緊單頭果種)又籌,我知道開支大,但係搞果陣教會無諗到咁嗎?教會奉獻又可唔可以用黎捐返畀自己堂口的社會服務?

    拋磚引玉,大家可以再討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