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仁龍在禁毒戰線上走得太前

19八月09

香港奉行三權分立的制度,故此律政司司長一貫以來,雖然屬於行政機關的一部份,但地位從來超然,作為律政司,理論上已經可以算是「君子遠庖廚」,距離政治「熱廚房」最遠的一位…

於殖民地時期,律政司的職位一直由洋人出任,即使我們有了陳方安生及曾蔭權先後出任政務司司長及財政司司長(後者亦曾歷任政務司司長,至今成為行政長官),這個職位始終沒有華人可以沾上邊…事實上,一般市民之中,可以記起殖民地時期歷任律政司名字者,亦相當少有…這在一定程定上,與洋人律政司深明三權分立之下,司法獨立的超然性,刻意與政治劃清界線有關,故律政司鮮有上報之機會,市民亦自然不會對他們有太多認識…

然而,回歸以來,先後有梁愛詩及黃仁龍出任律政司司長,兩者均見後在政治議題之上裁了一個大大的筋斗…先是梁愛詩選擇性執法,拒絕對明顯有「做數」嫌疑的星島集團胡仙進行起訴,後有黃仁龍全力扮演禁毒之星力推校園驗毒計劃之後,在四面八方的抨擊之下,不得不承認「有所不足」…

梁愛詩與黃仁龍,表面上似乎沒有相近之處,但卻均是因為「為政治任務」服務而出現嚴重過失,當中的關鍵,似乎亦不得不從「知遇之恩」說起,梁愛詩與董建華之關係,與黃仁龍與曾蔭權,的確是有幾分的相似…

之前小站早於七月特首答問大會之後就曾經說過,「特首於本年度最後一節的立法會答問大會之上,多番強調為了解決香港青少年吸毒問題,即使在連「對手有多強大,魔爪伸出到底有多遠」也不清楚的情況下,仍然願意赤膊上陣,採取「摸著石頭過河」的策略,試圖解決問題…特首解決問題的決心可嘉,然而,如果連問題的重心都弄不清楚,就妄言要著手解決問題,是不是實在有點「問題」呢?」然而,在長官意志的影響之下,由特首親自指揮,使整個行政機器都馬上動了起來,以雷厲風行的方式展開禁毒「政治任務」…結果在欠缺周長考慮及廣泛社會諮詢的情況下,推出了校園自願性驗毒計劃…

由於校園自願性驗毒計劃過於粗疏,惹來社會上廣泛的批評,政府面對如此局面,未有從善如流,反而更加著力去推動計劃,以為可以借著於暑假期間多宗學生濫藥的事故,沿用在豬流感疫症早期證實有效的「恐慌式公關手段」,霸皇硬上弓,甚至不惜要身為律政司司長的黃仁龍粉墨登場,親身上前線向傳媒解畫,強調「推行禁毒刻不
容援」,甚至睜著眼說謊指「美國對校園驗毒成效較為正面」…由律政司司長為政府解釋政策,於過去以來一直是極為鮮有的情況…

結果如何…一煲三及第既飯,無論你怎樣去sell,佢個本質都係唔會變…要公眾哽依煲三及第既飯,似乎…未免有d硬食…結果係輿情反彈,加上私隱專員明確點出目前做法有違私隱之後,黃仁龍迫於承認,有關計劃「有所不足」…

整個故事,明顯是因為曾蔭權在面對政治弱勢之下,由於不希望動手去處理一些社會上較具爭議的議題,於是選擇了「禁毒」這個當時氣頭火勢,無論左中右政治立場的人士均會支持的項目,再以長官意志動員整個政府,迫令官員於短時間內拋出計劃,結果整個禁毒計劃就嚴重失卻了深思熟慮,甚至出現了tunnel vision的情況,無法對全局形勢有所掌握,最終賠上了律政司司長以至整體政府的名聲…

事實上,在事件之中,律政司司長應該嚴守本身的專業,早於規劃之初就應該向有關官員點明,驗毒計劃的多個問題,包括屬於本身範疇的「私隱條例之衝突」,又或起碼,先經內部諮詢,與私隱專員進行商討…黃仁龍在事件之中的問題,是走得太前…

現時社會上有不少的言論認為,「抗毒優於私隱」,今日都市日報就有轉載法住機構屬下法燈月刊,霍韜晦先生之文章「請以青少年為念–論校本驗毒不應阻延」,其中有以下的言論:

「甚至有人認為:患者的私隱權、人權比他的沉淪重要,不可不尊重,我認為這是「以理殺人」,抽象的理法怎能代替一個具體的生命?孟子曰:「男女授受不親,禮也;嫂溺,援之以手,權也。」(〈离婁〉)社會上的現象就是青年吸毒問題愈來愈嚴重,政府有意從速處理,應予支持。」

文中引用孟子之言,點出「嫂溺」則可以不受「男女授受不親」之限,出手相求屬於權宜,不違反禮節…每每太多的權宜,欠缺原則性,結果就是我們讓我們成為差不多先生,如果一句「為你好」就可以大開權宜之門,我們就不再雖然再講什麼的原則了…這一點,相當重要。

廣告


5 Responses to “黃仁龍在禁毒戰線上走得太前”

  1. 1 goethe

    你應該冇去過我個邊。咁我之前提過黃仁龍問題,而家就小小回帶,加多小小資料再講。

    為方便起見,以「時序」角度分析今次黃仁龍以至整個政府既問題。

    ***********
    07年特首委任黃仁龍(匯同保安局)領軍研究青少年禁毒問題,進行研究打擊青年吸毒問題。當時,公民黨及涂謹申都反對有關委任,認為律政司唔應該涉及政策局工作。

    http://www.mingpaohealth.com/cfm/news3.cfm?File=20071011/news/gsr2.txt

    ***********
    08年中開始交代報告進展,提出應該落實校園驗毒,以及研究賦予警方進行強制驗毒權力。最後,於08年10月發表報告,提出70項建議。

    ***********
    09年5月5日,保安局係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交代「落實禁毒報告」建議,提出﹕

    1. 於09年底計劃聘請顧問公司推行「校園驗毒先導計劃」,預計2010年中正式開始進行計劃,預計1-2年試驗時間完結後再總結經驗,了解會否/如何推行「校園驗毒計劃」

    2. 於09年底就強制驗毒進行諮詢工作

    ************
    09年7月,因應校園吸毒新聞不停出現,特首宣佈提前進行「校園驗毒計劃」,打擊「毒禍」

    ************
    睇完以上「時序」後,其實會更了解「禁毒」政策既問題。而由衣個政策中發現既問題,更加可以了解政府公共行政以至「權術/施政藝術」既問題。

    ************
    以下係部份值得討論既問題。先由時序講講,之後再講「宏觀」問題。

    1. 正如上面所講,黃仁龍作為律政司司長,本身就唔應該負責政策局既工作。作為冇任何其他政府部門行政經驗既「新人」,黃仁龍有冇足夠既行政經驗進行諮詢工作,亦都係疑問(衣到涉及「宏觀」問題,陣間再講);

    2. 上面提到09年5月立法會會議。會上,議員提出好多問題,好多都值得一睇﹕
    http://www.legco.gov.hk/yr08-09/chinese/panels/se/minutes/se20090505.pdf

    個會議紀要入面,最值得睇既係第66段。如果聽埋會議錄音,其實有更多發現。係第66段,涂謹申問左幾個問題,部份冇係「紀要」出現。佢問左3個問題﹕

    a) 既然政府認為青少年吸毒問題嚴重,所以先委派黃仁龍進行研究。咁,點解報告係08年10月完成後,要到09年5月先去立法會交代;交代時,更表示會係09年尾先進行實質工作

    b) 既然政府已經利用一年時間進行報告,點解係落實「校園驗毒」時要再聘用顧問公司進行「先導計劃」,之後先再檢討﹖就算計劃複雜,點解唔可以係黃仁龍完成報告後,禁毒處立即跟進自行落實試驗計劃

    c) 最後,亦係最重要既問題係,其實禁毒專員係米唔夠資源進行研究

    係回答時,禁毒專員表示,(1)報告有多項內容,要慢慢研究、(2)校園驗毒問題複雜,所以要進行「試驗」、(3)最後,終於承認其實禁毒處係唔夠資源,所以好多計劃要慢慢落實

    衣個問題,其實係好重要。睇返李少光係2月時所講,當時政府計劃撥出幾多資源推行校園驗毒以至協助青少年戒毒﹕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html?path=%2F090321%2F3%2Fbad2.html

    係09年財政年度,政府預算用4百70萬用於協助戒毒,90萬用於感化服務。今日正生講,一個學生要一萬元;其他戒毒學校,都要每人約5千元。470萬,可以用黎做咩﹖

    由撥款以至禁毒專員既發言可以睇到,政府係行政長官於7月宣佈落實校園驗毒之前,直到5月會議上,都冇計劃係09年進行校園驗毒,之前預算資源一直都係遠遠唔足夠。

    3. 去到衣步,涉及曾蔭權既問題﹕

    a) 曾蔭權以至多數人都低估校園驗毒既問題。記得當曾蔭權係7月宣佈親自領軍處理青年吸毒問題時,信報余錦賢仲話,衣個問題「安全冇爭議」,係「取分扲民望既好機會」

    b) 陳雲係佢本「民主戲一場」提過,特區政府欠缺管治藝術。陳雲以沙士期間曾蔭權親身上陣做「清潔大隊長」為例,指出當時曾蔭權親自下令提出多項「地區措施」衣種做法其實係管治上有重大問題﹕

    政府最高層提出政策,往往未能對應問題核心,亦缺乏彈性。相反,港英時代以政務官宣佈政策,出問題時下級修改(或不了了之)彈性較大,政府最高層亦可在必要時出面宣佈修改政策改變疆局。而係沙士期間,曾蔭權唔了解民情,結果做出多項擾民但係冇實質成效既措施。

    陳雲05年左右寫下以上評論。此評論,亦可用於今次「驗毒計劃」﹕曾蔭權親自領軍,就算出現問題,佢又願唔願意再承受「影響管治威信」風險﹖

    係檢討生果金問題上,佢已經第一次明顯推翻自己親自公佈既決定;如果係「驗毒計劃」再次出現類似情況,佢係政治自殺。

    *************
    按時序,以上係其實今次整個驗毒計劃大約出現既問題。

    不過,其實更基本既問題係,究竟黃仁龍07-08年做過咩黎﹖用左1年時間「領導誇部門小組就青少年吸毒問題進行研究」,研究報告完成後,竟然要禁毒處再搵顧問進行「先導計劃」﹖同時,黃仁龍既研究花左1年時間諮詢公眾,政府都承認「強制驗毒」有爭議要諮詢公眾。不過,佢地唔認為「校園自願驗毒」有同樣爭議﹖究竟當時有冇同辦學(暨宗教)團體討論「校園驗毒」問題﹖

    黃仁龍做左一年既諮詢工作,之後得出而家既成果,其實正正反映黃仁龍唔適合做衣種政策工作之餘,亦反映政府既諮詢工作有問題。

    除此之外,係行政或管治藝術上,「政治家」曾蔭權其實犯錯犯得好嚴重。可能因為要搶民望(加低估校園驗毒既複雜),或唔想唐英年「領功」,所以要自己越過黃仁龍以至政策局甚或政務司司長,要「親自處理」衣個青年驗毒計劃。

    不過,如果佢領軍下計劃出現問題,咁邊個收拾殘局﹖冇睇到陳雲既評論都好,董建華已經係一個好例子。

    當然,衣個係曾蔭權改變唔到既政治風格–用人唯親或以權術考慮。正如我之前提過,早前環境局提出既「空氣指標檢討」根本唔應該由邱騰華去做–無論係政治魄力以至制度上,佢都唔係適合人選。不過,而家政府就係咁。

    而衣個「政府宏觀問題」,其實先係最重要既問題。無論係「驗毒」、遲小小既「空氣質素檢討」、以至未來所有計劃,其實最終都會淪為「施政出現困難」既處景。

    ~goethe

  2. 2 AK

    Goethe兄,

    絕對認同曾蔭權的管治風格對於政府整個政策制訂過程的影響,同時,AK認為亦不可以忽視問責制的推行下,為整個政府引入不少欠缺公眾政策制訂經驗的司長及局長,以至各級的副局長和政治助理…他們是否有能力領導公務員系統,於政策制訂的過程中進行嚴謹而周長的政策考慮及研究,而不是單純為政治服務…AK對於這一點是抱有疑問的…

  3. 3 goethe

    其實曾蔭權個問題,係香港宏觀政治設計既問題。當特首唔可以加入政黨,又冇民意基礎(97前港督既基礎係英女皇,同埋當時冇「港人自港」+「選特首」概念)時,咁特首好多時真係要走到最前搶民意。衣樣,好多人講過囉。

    不過,而家一搶,就越搶越衰囉。

    又,今次衛生署好掂,佢地既手法又係值得講﹕衛生署今次就係利用程序規則,將好無謂既「購買H1N1疫苗計劃」變相取消左。如果將衣件事同「驗毒事件」作比較,再套用返陳雲個框架去分析,咁就可以問,如果當初係特首出黎話一定要買疫苗,咁而家又會點算﹖

    至於問責制,無論係報紙或上網,我見過講得最好既係PK_、通寶同埋蔡子。不過,去到而家既發展,就其實冇咩好講喇。始終,之前既著眼點可以只停留係「政務司長」角色。但係,如果而家要做分析,其實就要了解埋政府「早禱會」既制度改變。

    關於衣個改變,坊間只有零碎報導,實際運作其實好多時只係「八掛專欄」會提下。咁,要分析就好難。所以,冇咩好講或可以講到喇。

    當然,其實睇下而家林鄭角色轉變,睇下特首想點樣利用林鄭重整「宰相」角色,都其實幾好睇或幾多野睇–我地可以見到特首點樣係玩弄權術,架空唐英年之下重整各政策局領導工作。

    又,關於林鄭既角色,如無意外,報紙上係得余錦賢同李先知都有提過下,不過太偏面(如果只係強調林鄭係特首愛將,就好低層次囉)。但係,都應該要睇既。

    ~goethe


  1. 1 Global Voices Online » Hong Kong: School drug testing scheme
  2. 2 Global Voices in het Nederlands » Hong Kong: Plan voor drugstesten op school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