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民連「變相公投」思考(二)

05八月09

上一篇講左泛民係「變相公投」上既戰略目標,以及可能既戰術部署,大體來講,其實叫得出「五區總辭」,大策略上既框架就無得點變,中間變動既都只會係掛帥既人物…相對來講,「藏於九地之下」既建制派,係回應既策略上就佔有一高既主動性及策略性…今次依一篇就會講講建制派既回應策略,以及「變相公投」既可能從果,再從整體角度評價此一策略是否可行…

係開局之前先對噚日果篇作一個小補充,蘋果今日點出建制派既區對區補選名單,其中包括左港島既北角蔡蔡子,九西既劉千石,九東既嫻姐,新東既田少以及新西既棠哥…AK覺得依個陣容成事機會有限…其中蔡蔡子同嫻姐去馬成數甚高,棠哥如果係西環力邀之下,應該都可能出手,不過機會較前兩者為低…至於田少,左下覺得機會不大,不過政治無永遠既敵人…劉千石則只屬陪跑,是否出選無關痛癢…

假設嫻姐,棠哥,蔡蔡子三人出選…以蔡蔡子既實力,應該唔係何姨姨同公民黨周迅可以擋得住,所以最保險既策略,仍然係由余若薇出手…至於棠哥既新界西,如果一如AK所理解,由民主黨既何俊仁出戰…贏面甚低…一向weakest link既九東,則無論係李華明定梁家傑,兩者均無勝望…

從以上既情況來看,建制派其實應該會睇定黎食既策略…只係挑選有贏面既區份出手,其他既就由得你泛民同其他既「騎呢怪」選飽佢…依一招有進可攻,退可守既優勢,一來由於並非五區對壘,所謂的公投效應就會有所削弱(泛民於穩贏既選區入面選贏個「騎呢怪」都無咩意思),另一方面,又可以俾係之前一次選舉之中退落黎既來一次「敗部復活」…分分鐘可以打破依家泛民手握關鍵少數依個局面…這一套策略,對於建制派而言,甚為正路,畢竟,人家無必要跟著你的音樂而起舞,對吧?

好…就當五區對壘,泛民大獲全勝,證實選民支持2012雙普選,下一部的策略又是如何?要明白,「變相公投」畢竟已經「變相」,有關的結果不單對政府無任何約束力,同時亦可以有無窮盡的解讀方式…故此,總的來說,贏,都係贏牙較…但係如果輸左…咁上年大話夾好彩得番黎既關鍵少數就會失諸交臂…

另一方面,任何選戰,都涉及鉅額的選舉經費…以泛民的財力資源,是否可以支持得了,亦是一個疑問…

整體來說,五區總辭變相公投娛樂性有餘,但實質成效不足,而所涉及風險甚高…AK認為,此法未必可行…

政治,重來就是一連串利益計算之後的結果,不宜靠一股蠻勁…死做爛做,最差勁的,莫過於「硬做」…

廣告


2 Responses to “社民連「變相公投」思考(二)”

  1. 1 goldtkwong

    除咗行出黎選嘅人之外,競選議題亦是非常重要.係以往投票時六四比是建制派和泛民整體政策和表現的對壘結果.由於對泛民的表現極為失望,結果我兩次都係投俾葉劉.

    如果只是嘅話,我認為泛民應該冇得輸.但如果泛民今次主導並將整個補選包裝成單純表達對2012雙普選的意願的話,即係問阿媽係咪女人,對於選民黎講就算投俾泛民都冇嚴重後果的情況下,很多建制派選民應該會投俾泛民(包括我),起碼迫政府唔好推過太保守的方案.

    但可惜睇黎泛民將會繼續不思長進,各有大佬和山頭.最終又會俾既得利益派騎劫,重蹈覆轍,堅持自己所謂嘅民主理想,迫選民決定一係接受全面雙普選,一係與政府拉倒(如果唔係佢哋邊有存在意義).如果一個唔覺意政府嘅普選方案又勉強可以接受,建制派反而要選民決定是否接受政府方案,否則什麼都沒有的話,則泛民後果難料.

    泛民班議員除咗成日主導議題企係民主道德高地,其他嘢又唔做,咁耐以來,曾經提出過什麼香港長遠發展規劃建議呢?成日用民主做神主牌.我可以大膽講句,最唔想係2012年全面普選嘅就係而家坐係立法會厄飯食班飯民.如果落實全面普選,競選時真係唔知佢地有冇嘢可以拎出黎.

    為何香港逐步同台灣藍綠一樣,所有嘢唔係建制就泛民.喂,我想要第三條路得唔得呀!

  2. 2 jane tse

    我對變相公投的意見

    記得張超雄提出公投時,卿姐話好支持公投,唔識去學吓就識。又有人話要去台灣學公投。當日公投不了了之,相信卿姐應該是已經學了什麼是公投與及公投可能帶出對社會分化的後果。民主黨今次不肯參與公投,是負責任而又需要有勇氣。

    在這裡嚐試探討一下公投。簡單來說,公投是一種政治機制。對一些影響重大,牽涉到整個群體的事件。當事件在議會裡都不能解決,群眾授權的代議士也沒有信心去聲稱/揚言自己已代表了大部份選民意願的時候,公投可以用來應付這種全民意見分歧的危機。原則是少數服從多數,將公民故有的決策權交還選民,進行投票,後果,群眾自負。是回歸到古代希臘民主政制的模式。事事公投,在現代社會是不可行亦勞民傷財。因此,公投是要有憲制的基礎,怎樣去界定什麼事要作公投,如何去表決是否進行公投,要有多少議會票數才支持公投的進行,要多少投票率公投才可以通過等等。再者,公投如何去定議題也大有學問。公投必須是單一議題,選民的意願才沒有被錯誤解讀或者被故意扭曲。

    香港的基本法,根本就沒有賦予港人有公投的模式,亦即是說沒有機制去決定什麼事可以作公投。沒有公投的憲法未必一定是不民主,民主的國家亦未必有全國性公投的憲法。國民有權決衡量公投與沒有公投對社會的利害,才考慮公投可否入憲。台灣公投入憲所帶出嚴重分化社群,連十分喜愛公投的陳水扁也說,民主選舉就好像黑社會班馬/曬馬,那邊人馬多就勝出。由此可見,公投可以嚴重被扭曲,亦可以方便蠱惑民心的政客分化社群漁利,亦可以嚴重侵犯社會少數,其實並不符合現代社會多元民主的發展,亦妨礙了一些新興民主國家政黨的良性互動,直接地妨礙民主政制的落實。

    今次社民連與公民黨自編、自導、自演的公投,決策高度集中於幾個核心成員,卻要整個黨以至整個社會跟從,又要花公帑去補選,將基本法架空,不尊重民主與法治。變相公投的一籃子雜亂無章的議題如2012普選、取消功能組別、反對政改咨詢的內容、要真普選、反高鐵、反建制以至反曾蔭權政府都有。有沒有人會對這麼多的一大堆議題都一面例地贊成又或者一面倒地反對已經是一個疑問。投票給社民連同公民黨代表的,是否都可以籠統地被說成都支持上面舉例一籃子的議題呢?投其他政黨代表的,我們又可不可以下一個結論,將他們全部都當成不支持2012普選、不支持取消功能組別、全部支持曾蔭權提出的政改、甚至不支持特區有普選等如此荒謬的結論呢?社民連利用辭職而扭曲立法會選, 自編、自導、自演變相公投,竟然挾持得一班大狀上馬, 甘乃威也想用公辭在政治上翻身,可見香港一些菁英的確是政治侏儒。

    兩黨以變相公投來挾持民意,對選民與基本法都極不尊重。社民連與公民黨人要利用納稅人的金錢為自己做勢,自編、自導、自演一個公投,不就是用公帑作兩黨的政治宣傳嗎?其他政黨不也可以效法,用一些什麼名目來辭職做勢,又是將補選的公帑用作一黨之政治宣傳嗎? 兩黨的做法對其他政黨亦極不公平。

    自由民主主義由二次大戰至冷戰期間,一直被利用作打擊異己的政治意識形態,西方國家,一面倒地資助高等學府自由民主主義的學術研究,壟斷了整個資訊及傳播媒介,國家軍事及政治架構,以至整個世界政治經濟體系,像洗腦般地將西方自由民主主義散佈在全世界。很多民眾沒有對社會科學的理論作深入探究,都祇是重覆著自由民主主義的論述,將自己放到道德的高位, 持不同意見的,一律被扣上建制、專制、土共等等莫須有的帽子。這些表面民主,而行為又跟獨裁專制沒有分別的人,其實都沒有將西方自由民主精神內在化,成為個人思想與行為的主導。今次社民連與公民黨支持五區公投,是一個非常好的例子。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