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司法覆核到三權分立

15七月09

正所謂,「生不入官門,死不入地獄」。新世界發展董事總經理,人稱「純官」的鄭家純因梁展民退休後加入新世界地產,觸發公眾對於紅灣半島利益輸送的「舊恨新仇」,結果早前被迫出席立法會梁展民事件專責委員會的聆訊…在一眾「尊貴的立法會」議呣的詰問之下,顯得極不耐煩的臉面…這一次是立法會少有彰顯本身權力的機會,在重大公眾利益的議題上,以「權力及特權法」傳召官員以及個人到立法會接受質詢…

當然,大家都明白,在香港,「法律是保護有錢人的」。新世界貴為香港眾多「偉大」的地產發展商之一,家財萬貫的鄭家純自然可以運用所有可以動用的法律資源,透過司法程序去干擾議會的運作…就立法會梁展民事件專責委員會頒令傳召出席聆訊提出司法覆核,指基本法只容許立法會大會,又或是參加議員超逾半數的委員會以「權力及特權法」傳召官員及個人,而梁展民事件專責委員會僅有十二名議員參與,不符合動用「權力及特權法」的資格…

有別於國內,香港是一個講求三權分立,互相制衡的社會,故此雖然昨日高等法院的法官張舉能對於鄭家純提出司法覆核的理據表示質疑,但基於部份理據具有「合理爭論性」,決定受理有關的司法覆核,並排期於八月中開審…

AK以為,鄭家純司法覆核勝訴的機會率並不高,提出司法覆核不過是為了拖延時間,不過,由法庭進一步釐清立法會動用「權力及特權法」傳召官員及個人就重大公眾利益的項目出席聆訊,對於進一步確立立法會的權威其實有一定的幫助,故此即使專責委員會的工作受到一定的拖延,仍值得認者處理。

從以上事件,AK再想到早前城市論壇就新一屆立法會第一年運作情況展開討論之情況,會上一眾建制派,保皇黨的議員(民建聯的劉江華,自由黨的劉健怡以及標榜獨立,實為左派的梁美芬)於會上把整個行政立法關係緊張的問題,以至議會議事效率不彰的責任,咎於泛民議員將所有議題與政制議題綑綁,以及個別議員的「激烈抗爭」行為,以至官員視到立法會解釋政策為畏途…認為立法會的爭議是一種內耗,導致整個政府的施政效率受到拖累…

再把鏡頭推前一點,社民連三子於立法會行政長官答問大會之上發難,抨擊「電曼苦主跳樓死,庸碌高官獲勳章」…之後特首於三人被趕出立法會議事廳之後主動發言,指激烈的抗爭行動衝擊議會司容不同意見的文化…

竟實在,三權分立之下的立法會,本身的責任就是在於監督行政機關的施政,他們沒有責任去配合政府,提升政府的施政效率…剛剛相反,立法會的責任在於嚴謹地審議由行政機關所提交的各項文件及條例草案,避免行政機關在無監管之下亂用手中的巨大權力…這是選民交託與立法會議員的權力,亦是他們應負的責任…曾蔭權所講的「立法會文化是互相包容」,結果出現了過去一直以來的「和稀泥」之場面,在重要議題上一再拖延,責任不再議員提出質詢又或是阻撓,而是行政機關未有做好本身工作,在提出各項建議之前先行理須民意,甚至與民意背道而馳的結果…

立法,行政及司法三權分立,互相制衡,本質上就是一個check and balance的制度,亦自然地,會影響了整體運作的效率,不過卻可以有效避免行政權力過大而不受監管以至出現重大施政失誤的問題…所以,香港現時要的不是三權「合作」,而是要進一步強化立法及司法兩者的權力,對行政權力作出制衡,抵制行政機關與私人企業之間的官商勾結之情況…

廣告


3 Responses to “從司法覆核到三權分立”

  1. 用一些十分隨便/方便的原因去壓下爭拗,得出黎的根本不是共識… 也不可以因為行政的方便而長期迴避爭拗… 壓抑愈大,爆出黎的鑊就愈大…

  2. 2 eeb

    香港d官同議員都唔係politicians,d黨又無立場,蹝氣

    另外,近年真係(濫)用多咗好多司法覆核,明明程序上無問題既嘢都覆,覆完又真係可以推翻原判,奇怪。

  3. 行政太有效率只係一個短期利益,當時間一過好易有壞事出現。如果立法一味SAY YES,根本就不應存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