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的不是青少年而是我們的社會

09七月09

處身於經已實施全面禁煙之後的小酒吧,酒興正濃之際,偏巧發現手邊沒有書卷,一時之間,一隻右手就頓時失卻了目標…幸好,長伴自己左右的,還有作為基本書寫工具的Netbook,可供一時遣興…

早前特首於本年度最後一節的立法會答問大會之上,多番強調為了解決香港青少年吸毒問題,即使在連「對手有多強大,魔爪伸出到底有多遠」也不清楚的情況下,仍然願意赤膊上陣,採取「摸著石頭過河」的策略,試圖解決問題…特首解決問題的決心可嘉,然而,如果連問題的重心都弄不清楚,就妄言要著手解決問題,是不是實在有點「問題」呢?

青少年吸毒問題不應單純視為一個禁毒的問題去作出考量,畢竟,在「青少年吸毒」這一個問題之上,重心不是在吸毒,而在於青少年…吸毒問題不單純存在於青少年的層面,故此,我們以解決吸毒問題的方式去解決青少年吸毒問毒,就如用「散彈槍打蒼蠅」,缺乏了應有的焦點…相反,如果我們從青少年的問題作為一個切入點,那麼我們就可以得出,吸毒僅僅是青少年問題的一個行為表現,是一個最終呈現的現象,而不是問題的重心…

我們需要問的,是我們這一代的青少年出了什麼問題?只有在弄清楚這個問題之後,我們才可以一個完整的青少年策略…而不是捨本逐沒地去定出一個又一個甚麼「校園自願驗毒」,「邊境強制檢查」的措施…因為,捨本逐沒的措施,縱然真的可以解決青少年吸毒問題,卻不可能應付援交,暴力,虐待等等層出不同的青少年問題…

近年青少年出現「問題」的年齡有每下愈況的趨勢,我們開始逐步要把兒童問題和青少年問混為一談,不少小學生都會說,他們每日都面對著巨大的壓力,有種被壓得透不過氣的感覺…做成這種壓力的,當然不能不說父母的影響,而其中,則涉及到我們整體社會對於成功的定義…

香港社會奉行的是資本主義,甚至是傾向於森林定律,以達以文的「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為天條…在這一套Jungle Law之中,我們習慣了以最簡單的「量化成就」,作為評價不同人物的成功程度之基本量度單位…當然,我們會提倡在單純以「盈利能力」作比較之外,我們應該考慮更多不同的條件及因素,例如文化涵養,理性分析以至體能等不同參數,以「綜合國力」作為一個較完整的評估模型…然而,不能不說的是…「盈利能力」需然不是一個adequate的因素,但一定是一個necessary的因素…

在盈利能力此一因素的影響之下,再往下推,我們在評價一個大學生的時候,我們就會考慮他在那一所大學畢業,所考獲的學位是什麼級數的「榮譽」,之後再向下推,就是高級程度會考,會考的成績,以至所就讀的學校…再向下堆,是校內的成績…在如此這般是一個量化考量的模式之下,「求學不是求分數」從最基本的位置就是不成立…

在這個位置…我們先區分了選擇以「正途」及「歧途」面對以上問題的青少年,再進一步去作深入的思考…循「正途」而言,當然就是在一次又一次的考試之中,迎合社會主流的評價模式,透過各種的手段,掌握在課程範圍之內的材料,以及一套又一套的考試取分技巧…由於我們的教育制度崇尚「一試定生死」,結果造就了一味傳授考試技巧,而將知識及德育置於腦後的補習文化…在這種情況之下,產生大量「高分低能」的所謂高材生(當然,不能否認其中的確是有一些具備了真材實學的高手,但更多的是通過考試技巧而獲得成功的「學籽」),以及一個又一個經不起龐大壓力的「失敗品」…(要談這一代愈來愈經不起壓力的問題,其實又可以再以一篇專文去作討論,當然,最基本的當然是我們的社會對人的壓力及消耗是相當驚人的,但不能不說的是…我們社會的單一價值觀,將「成功」的定義收窄,再將其中的門欖進一步推高,是造成壓力急速提升的一個重要因素…)

由於採用「正途」爭取成功,投入的資源極高,而相對來說,達成目標的機率卻相當有限,而再加上考慮到進入理想的中學,獲取優良的公開試成績及升讀有名大學,都僅僅是一些中期的成功指標,而真正的成功目的,是在社會之上的「盈利能力」,所以,不少的年輕人會選擇放棄艱辛的寒窗苦讀之途,而選擇以其他的方式,去直接擄取所謂的成功…這就正正解釋了為什麼早前有調查顯示,不少的少女認同「援交是一種互惠互利,各取所需,沒有什麼對錯的行為」…因為,我們的社會是認為,不至於違法的情況下獲利,是合理而獲鼓勵的行為…(同樣的思考模式,亦可以apply到青少年加入黑社會,以至暴力及虐待等問題之上,並可以從其中進一步引申出,在「盈利能力」之外,另一個潛藏於底下的重要因素,「權力關係」…畢竟所謂的成功,是在比較之下所出現的成功…其中一早就潛藏了尊卑高低的權力框架…)

以上所討論的,還主要是價值觀的問題,之後我們要再談的,是無力感的問題…其實,有資格去在考試之中獲取佳績,又或是成為援交少女,以至加入黑社會,成為施虐者的…他們都是希望可以透過本身的能力,去確認本身的價值…然而更多的人…在面對愈來愈窄的「成功」定義,愈來愈高的「成功」門欖之間,會產生極為巨大的無力感…他們開始明白到,在這個世界上,無論你個人的能力如果,成功,不在於你的掌握…(說實在,要我們這一代去相信「只要努力不懈,奇蹟總會來臨」實在是…奇蹟,更加不要說下一代吧…)

在面對無對無盡的挑戰之下,產生出龐大的無力感,之後選擇逃避,是一個相當自然而無可厚非的行為反應,而在這個時候,最先出現的現象,相信一定是對於一貫日常要面對的挑戰失去興趣,結果開始出現曠課的情況…

曠課,是離開規範化生活的一個開端,同時地,亦讓自己有更多的時間,去接受更多的外界事物,以至各式的誘惑,不少的悲劇,其實都是由曠課,又或是長假期開始,這些現像,實在是於處理青少年問題時,不可以不考慮的一些環境因素…

然而,更大的問題,是我們整體社會價值觀出現了單元化的問題,以至造成了一大群無法符合此一單一化價值觀的族群,在巨大的無力感驅使下,走入歧途…此亦為我們社會中,青少年問題的一個關鍵…AK相信,只有在處理了價值觀問題後,我們才可以真正對應青少年問題,作出相應的對策…

粗淺兼酒後的思考,未免於粗疏,謹望有能之士,可以加以指正…

廣告


6 Responses to “吸毒的不是青少年而是我們的社會”

  1. 1 someone

    然而更多的人…在面對愈來愈窄的「成功」定義,愈來愈高的「成功」門欖之間,會產生極為巨大的無力感

    說得好

  2. 呢個正正就係個問題. 現今既青少年, 以及社會, 根本冇咗單獨思考既能力. 所謂成功, 完全建立係「比別人好就係成功」既思想, 反而對於「正途」同「歧途」既認識, 就非常模糊.

    So, everything becomes relative. 青少年分不清對與錯, 只係知到, 食K仔比食白粉好, 做援交比做妓女好, 不斷挑戰對錯既底線, 而現今科技發逹, 呢個挑戰, 又變得越來越快.

  3. 3 AK

    Someone:
    抱歉抱歉…酒後寫分析文章總是容易錯字連篇…AK在修訂之際亦把閣下的引文中的錯字作出了改正…謝謝!

    Marshmallow:
    Well…從在下的角度而言,這不是有沒有單獨思考能力的問題…的確,有單獨思考能力的人,可以嘗試尋找本身的自我價值,然而,在主流社會之中,一個主流的「成功」定義是客觀地存在的,即使,在獨立思考之後,我們可以不認同,不接受這一個主流「成功」標準,但社會對於一個人的評價,卻不取決於這個人是否認同這一個主流「成功」標準…故此,即使我們的年青人有獨立思考,他們也難以被免主流社會「成功」標準的宰制…

    在如此的情況之下,每一個人都會採用自身的方式,去爭取「成功」…故此AK在原文之中指出「正途」,「歧途」之時,就經已加上了引號…因為,的確,在我們以單一化的成功標準作為評價人的方式時,在不引入其他因素的情況下,要判別一種途徑是「正途」還是「歧途」,實在不容易…這就是所謂的「不管白貓黑貓,捉到老鼠就是好貓」的「實踐檢驗真理」法中的缺漏…

    就連我們這一代人對於「正途」及「歧途」的評價都如此這般的困難,我們真的認為,要青少年明辯是非真的是一個合理的要求嗎?

    所以,AK認為,問題是我們的社會價值觀出現問題,而不是我們的青少年出現問題,要解決所謂的青少年問題,就應先面對及解決社會價值觀的問題…

  4. 說得好 x2

  5. 5 zetta

    “要解決所謂的青少年問題,就應先面對及解決社會價值觀的問題" – 非常認同

    可是, 現實主流既社會價值觀係 [搵到錢=成功=達成快樂的必要條件], 我相信香港好多新一代由細到大都被呢個信念支配, 但現實始終是現實, 做基層而又搵唔到錢的人必然是佔社會的大多數, 結果呢班基層常被人塑造成失敗者, 受盡歧視…同理, 學校是社會的縮影, [讀書叻=成功=達成快樂的必要條件], 結果讀書不成的統統被評為失敗者, 佢地唯有用其他途徑例如搵快錢以肯定自我, 又或者以毒會友, 一同沉淪毒海以求自我麻醉…

    响而家資訊爆炸既年代, 我地都可以輕易欣賞到最美好的人和事(富豪, 名人, model, 大屋, 靚車…) 儘管我地既社會, 政府, 父母都不曾明言那些是成功的唯一指標, 可是經過長年累月的洗禮我們已被潛移默化要將之視為人生的終極目標, 結果又係造成人比人,比成人, 失敗者只有繼續在社會為他們劃下的圈子中苦苦掙扎…要徹底改變甚至解決社會價值觀的問題,難矣….

  6. 6 AK

    Zetta,

    的確,誠如你所指出,「現實主流既社會價值觀係[搵到錢=成功=達成快樂的必要條件]」這一個信念經已是根深蒂固,即使我們強調這不是成功的唯一定義,但正如文中所點出,這經已成為了雖不是adequate,但必然是necessary的一個指標…

    然而,即使以單一成功指標作判定,其實在成功與失敗之間,有一個頗大的空間,被歸類為平凡的一群…參考外國的社會情況,對於平凡的一群之「容忍」情度,相對於香港來說要高得多…

    在香港,做一份收入一般,發展空間有限的工作之人士,如果他們沒有積極breakthrough,改變這個情況的話,他會被標籤為「無上進心」(對男士而言,這差不多是死罪)…一個學生,除了全班考頭五名之外,中間的六至十九名通常不會被誰mention…而如果你是二十名之後,就會被打為失敗一族…

    做成香港的「容錯空間」低落,亦需要回到我們以單一成功指標作判定的問題,我們不懂去appreciate在單一指標以外,其他指標的價值,一個讀書不成,但懂得畫漫畫的學生,總的來說就是一個一事無成的壞學生…

    故此,AK認為,我們的策略不是要動搖那個「單一指標」,因為我們可以成功的機會率不高…我們可以選擇的,應該是要在單一指標外,加入更多的指標,從而可以在多角度去appreciate不同人的價值,消除「不成功,便成仁」的兩極分化,減少將人標籤為失敗者…

    畢竟這個社會,並不需要所有人都是賺錢工具…我們可以有更多不同的面向…

    要去改變一個社會的價值觀,其中涉及不少社會工程(social engineering)的工作…是需要整個社會著實去做,痛下苦功的一項工作,而且,亦是一個潛移默化,需要時間的過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