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這是那門子的勝利? — 論鄧玉嬌案審結

18六月09

湖北省巴東縣「鄧玉嬌刺死官員案」一審終結…正式結果為…

鄧玉嬌的行為構成故意傷害罪,但屬於過當防衛,且鄧玉嬌屬於限制刑事責任能力,又有自首情節,所以對其免除處罰。

對於女兒從此身負「故意傷害罪」的巨大罪責,鄧家表示完全接受判決,不作上訴,鄧女在庭外哽咽說,「感謝黨,感謝政府…我會多做善事回報。」家人並打算要鄧玉嬌從此改名鄧清零,以示一切重零開始…

有指,今次鄧玉嬌重獲自由,是公眾關注的結果,是互聯網時代的成就,甚至是大獲全勝…說實在的,AK反覆地看,都不明白這是那一門的勝利?

鄧玉嬌在事件之中是強姦受害人…三名意圖侵犯者一死一傷,但卻不用為強姦民女的暴行負上刑責,相反,強姦受害人要經歷被逮捕,監禁以至受審的結果…這是那門子的公義…從正式公布之中指出,「鄧玉嬌的行為構成故意傷害罪,但屬於過當防衛」,即是從一開始,法院就確定了鄧玉嬌在事件上是沒有防護自己,拒絕強姦的權力…她從一開始就被定下了一個嚴重的罪名…之後只不過是大老爺格外開恩,免除處罰…what?是不是在中國大陸,只要知道意圖對自己有不軌企圖的淫賊是一名官員,女子就應該自己主動把褲頭繩鬆下來?

從鄧玉嬌家人對事件的處理方式,很明顯地,就是「民不與官爭」,希望儘快地結案…巴東縣法院亦希望儘早解決事件,於是在背後相議之下,得出如此的結果…

如此這般的審訊,如此這般的定罪方式…這是那門子的大獲全勝?這是司法上的一個重大失誤的例證…甚麼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根本就是空話,罪不致公卿才是真實…

普通人犯下強姦此等獸行,自然難逃罪責,作為了解法例,負有管治之責的官員,居然可以在司法保護傘之下,把身上的罪責脫清…胡溫說的「以法治國,建立法制」…實在重何說起…鄧玉嬌案件,是胡溫治下的一個重大挫敗…是整個中國的失敗…

很抱歉,AK實在看不出這樣的結果有什麼值得鼓舞…有什麼大獲全勝…

廣告


2 Responses to “才:這是那門子的勝利? — 論鄧玉嬌案審結”

  1. 真係「淫人妻女笑呵呵」…

    信報練總都有評論呢一劑…

    向鄧玉嬌案背後那種極樂世界再出發!

    昨日舉國關注的最大新聞,無疑是湖北省巴東縣「鄧玉嬌刺死官員案」的一審終結。此案豈有此理,三個黨政大爺意圖強姦,首先受審的竟是受害女子本人。審判的正式結果是:「鄧玉嬌的行為構成故意傷害罪,但屬於過當防?,且鄧玉嬌屬於限制刑事責任能力,又有自首情節,所以對其免除處罰。」落筆三更,先是定了鄧女的「故意傷害罪」——你既自首,當然是認罪了!然後法院大慈大悲,免去其刑責。

    「故意傷害罪」是重罪,根據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故意致人死亡者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能定這條罪,必先排除《刑法》第二十條給予的無限防?權:「對正在進行行凶、殺人、搶劫、強姦、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採取防?行為,造成不法侵害人傷亡的,不屬於防?過當,不負刑事責任。」其實,從官方替此案訂定的名稱及其審案取向看,排除此權是意料中事。黨政大爺犯事在先,是元兇,鄧的兩位律師最初的《控告書》更舉出證據,指控那些淫官當時確有強姦意圖,但為什麼法庭不是先審淫官?若循此方向審案,得出意圖強姦的結論,則鄧女便有無限防?權,「故意傷害罪」便無從談起。然而,案發十天之後,儘管律師一再提醒鄧家要保留物證,鄧母竟把案發時鄧女所穿的四件衣服其中三件洗滌乾淨,然後宣布與二位律師解約,再換上兩位有政府背景的律師,意圖強姦之訴便馬上消失。跟?,巴東縣實行新聞封鎖,毆打外省記者,封閉往巴東的長江渡輪碼頭(「進行維修」),關掉網絡連線(「避免雷亟」)。筆者判斷,在法庭開審之前,涉案各方已經「擺平」了,審判結果也一早編定。餘下的問題是,淫官審還是不審呢?難說。未死的兩個遭受「黨內處分」,其中一個開除工作了事,另外一個受司法拘留,還不知道下文;便是審,也是本末倒置,一場戲而已,去不掉掛在鄧玉嬌身上一輩子的嚴重罪名。戲還有下集麼?不會啦。鄧玉嬌家人已決定不上訴,完全接受判決。據新華網巴東電訊形容,鄧女在庭外哽咽說:「感謝黨,感謝政府……我會多做善事回報。」上訴,鄧家哪裏敢。

    […]

    筆者一向認為,中國共產黨有二重性,最高領導人要善治,要靠黨這部機器,但這部管治機器,偏偏又同時是一張「立體交叉利益關係網」、滋生貪官污吏的溫床。鄧玉嬌案發生後,人們更清楚看到,這張貪腐關係網,同時亦是保證淫官欺凌良家婦女(或作其他惡行)之後,能擺平老百姓的有效工具!胡溫要善治,還能靠這個黨麼?高唱「五講四美三熱愛」的「三個代表」,耍流氓欺凌弱女之後,得一個大罪名的竟是那個女子,而那些「代表」卻可逍遙法外,試問你胡溫還有什麼辦法?便是把巴東的幾個淫官法辦了,中華大地上其他二千個縣三權合作無法無天的底下,還有多少個這等「三個代表」多少個鄧玉嬌?然而,這只是一個很簡單的體制問題。

    奇怪的是,歷史上好好一個革命政黨到了今天這般田地,最近還有一些最高黨國領導人三番四次連篇累贅論述為什麼三權分立是最壞最不適合中國最不能照搬引進的制度云云。如此不思改革畫地為牢,社科院的政治學者和社會科學學者出來替黨算算命,大概也是時候了。可惜啊,可惜。

  2. 2 Wing

    所謂遭到 “處分" 的兩個淫官, 可能不久後就會大模施樣地調職其他地區, 繼續當官.

    至於鄧玉嬌本人, 若不是接受擺平, 可能會因為玩躲躲貓或者在睡覺時由床上跌到地上而突然身亡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