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政府視戒毒學校為尿壺–論正生遷梅窩的鬥爭策略(二)

16六月09

正生書院遷校風波在傳媒的報道之下,急速發展成為一個社會關注的議題,而其中反應最為緩慢的,莫過於我們偉大的特區政府…如此這般的施政表現,莫講話減薪5.38%不足以滿足市民大眾的基本要求,甚至可以講,再減夠你10%,之後斬哂果班白逗人工既副局長同埋政務助理,都難洩一眾市民心頭之恨…

近日接連爆出多宗青少年濫藥既新聞,甚至有校內索K事件,一時之間,社會就好似變得好關心香港既青少年一般,又話要攪咩學校強制驗毒,又乜又七…如果果個低B仔「驗尿勤」依家先掟佢果個強制青年從羅湖口岸回港之後接受驗尿檢查既方案出黎…可能就可以少俾人鬧幾句…一時之間,成個政府好似齊心抗疫咁,又一齊走去齊心抗毒…

然而,青少年濫藥問題尤來以欠,正所謂冰封三呎,非一日之寒…任何高速發展的經濟體系,在經過一段時間之後,自然會出現不同類型的社會問題及病變,其中,濫藥問題差不多在全球各地都會存在…基本上,這亦是一個選擇的問題,可能,第一次是在各種問題的影響之下,但之後選擇繼續使用藥品,背後一定有一條數,就是透過濫藥所獲取,包括逃體肉體的囚牢,擺脫現實的煩惱,進入迷幻世界的歡娛,必然是較身體機能的受損,經濟能力的枯渴,以及藥物成癮之後所承受的痛苦為多,為大,他們才會選擇繼續去濫藥…trainspotting入面就講左,「we are stupid but we are not that fucking stupid. We won’t do it if it is not that fucking enjoyable.」

要解決濫藥的問題,關鍵在有兩個,第一是減少青少年接觸藥品的機會,這些預防性的工作相當重要,但對於經已誤墜毒海的人們來說,之後你再向他播多少次「十五分鐘落一次車…十五分鐘落一次車…」都係無用…所以,第二個關鍵是治療…要治療就一定要解決上列的數式…為濫藥者提供更多理由及誘因,讓他們在經過籌算之後,自願地選擇放棄使用藥品,過正常人既生活…well,一定程度上,即係叫人接受既沉悶,充滿左寂寞同埋挫敗感,又容易叫人受到傷害既生活…係一個「正常」形態…

基本上…AK認為係依一件係一件好困難既事(AK好清楚,正常既情況下,正常人一定唔會選擇走去過正常人既生活…唔好問AK點解,AK知得好清楚…),其中涉及左好多唔同既政策及社會層面,但係…難做,唔等於我地唔需要去做…然而,so far咁耐以來,我地既政府除左用口交代佢地對於青少年濫藥問題既關注之外,佢地又有d咩實質既野做左出黎呢…香港其實係無一所正式由政府設立,專為青少年提供戒毒服務既機構…正生依一類戒毒學校,係香港係完全依靠志願團體,以及教會組織去支持,政府對佢地既資助係少之又少…從一定程度上來講,係地本身係政府既政策上就係outcast…

但係,咁又唔等於政府唔當呢d由志願機構主辦既戒毒學校唔存在喎…因為,不少既學童,其實係由法院轉介到呢d戒毒學校去接受treatment…依一個係一個由司法機關認可去處理青少年濫藥問題既一個解決方案…這一點,從正生事件到今時今日,代表政府出面同居民做liaision既,由始至終落手落腳既,係保安局局長李少光,而唔係教育局局長孫明揚,就可以證實,戒毒學校並唔係教育局工作範疇所管轄既工作,而係負責香港大大少少監獄既保安局所負責既工作範疇…

從以上既矛盾可以睇出,政府對於依d由志願機構主辦既戒毒學校既態度,根本就同一個「尿壺」無分別…無事無幹就將佢踢入床下底,到有需要既時候,就拎佢出黎用一用…既然,就連我地既政府都將正生學校視同一個「尿壺」,一件穢物,你又點可以期望梅窩既居民可以心甘情願咁俾你將你個「尿壺」擺係佢地既床邊…尤其係當中更加涉及了不少的牛鬼蛇神的挑撥,以至地區人士的私人利益…

AK在這兒是不會為梅窩的居民辯護的…在下仍然維持原判,你們以「local school for local people」作為反對正生遷入梅窩南約區中學舊址的理據根本不成立,而且是虛偽的謊言,是可恥而值得被譴責的不誠實行為…然而,政府在處理事件之上,講一套做一套,口中說有多緊張多緊張,實質卻一直由事件發酵至今日騎虎難下的局面,甚至無論正生是否順利遷入梅窩都會對學生及居民做成傷害的情況,以至一直以來在整體禁毒問題上缺乏規劃等等等等的問題…AK亦認同社會上的另一個觀點,「政府在事件之中責無旁貸」。

廣告


11 Responses to “才:政府視戒毒學校為尿壺–論正生遷梅窩的鬥爭策略(二)”

  1. 有相信是梅窩居民的匿名人士在我的blog內留言,睇完我更加氣憤,完完全全係虛偽自私的行為,但又卑鄙地以自己的小朋友來做擋箭牌做磨心,真係越睇越興.(請看留言6及8)
    http://bittermelon2009.blogspot.com/2009/06/200.html

  2. 2 eeb

    睇完正生長洲分校,d學生同居民咁融洽,同埋麵包超人同d學生咁好,就更加認為梅窩班居民離譜,而家又攞人地d學貴/盈餘黎大造文章,唉。

  3. 昨日新聞的多位長洲居民表現出其胸襟同關懷,這才是一個需要的社區。

  4. 七一前夕,我諗政府點都估唔到,竟然有班友仔飛撲出泥搶咗做箭靶個位,我諗政府一定唔會浪費呢個箭靶,好可能儘用到七一。

    我總認為,政府一定有後著,至於正生呢個道德高地,一於企得幾耐得幾耐,最好企到過七一。

    至於梅窩班友,最好有咁寸搞咁寸,咁就完全大家happy喇!

  5. 如果以公關既角度睇,梅窩居民呢次可以輸突。

  6. 6 chika

    別話:雖然我知正生係無宗無派,但今舖,我真係詫異教會圈子無乜人有組織出黎撐佢地(OK陳敏兒都算有頭有面)… 雖然都好明顯佢地一直無大宗派的水喉支持… 但係,我會話,教會歌舞昇平OK,真正的所謂衝突就無能為力 (淨係識蝦D弱勢囉)。真係頂佢…

  7. 7 AK

    苦瓜兄,
    都係果句,即使在下認同梅窩居民的動機純正(即維護子女於梅窩就學權利),但正確動機不等於會產生正確的行動,亦不等於不正確的行動可以因正確的動機而免受批評…

    直嫂,
    係一個鬥爭行動之中,策略可以多樣化,但原則不能因改變策略而犧牲…

    Terence兄,
    所以…在下更加不認同梅窩那種未經接觸就拒絕溝通的態度…

    Ebenezer兄,
    正府依家就係繞埋對手,躲係後面唔做野…咁其實遲早都會死…而且…佢唔係正生出事,係減薪都一樣出事…

    Gabriel兄,
    鬥爭係一個講原則亦購手段既專業…其中公關係相當重要一環…

    智嘉兄,
    教會?咩教會?教會唔係剩係識得關注果d家暴條例修訂點樣將同性戀者踢出法律保護範圍之外既咩?

  8. 正生是福音社團,但對上的阿媽,就不大清楚。
    去過其網址,有活動參加呢。

  9. 其實太多人對正生有誤解, 正生不是戒毒中心, 也不是戒毒學校, 她只是一家私校, 其"正業"讓學生得到謀生的技能,或者讓學生重新返回傳統學校繼續學業。

    黃福根早在五月在梅窩區內做了一個問卷調查,但問卷設計有問題, 因為問卷一早已標籤了正生是一所戒毒中心, 可能因為這樣, 梅窩很多居民就誤會了.

    有心認識一下正生的朋友, 這看這幾篇吧: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090615/4/cpl3.html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090614/4/cosa.html

    http://www.drugrehab.com.hk/zs_college.htm

  10. 10 AK

    terence兄,
    AK只是對於一貫應該與弱者同在的教會,在今次事件上似乎沒有什麼表態,有別於他們熱心參與家暴條例修訂工作,以及向政府及權力靠攏感到有點疑惑吧了…

    苦瓜兄,
    的確…正生本身的定義是一間私校,不過,明顯地,他不是單純的一間私校,而且,部份的學員的確是由司法機關轉介…故此,從一個實在的角度而言,不能否認他正發揮著戒毒中心和戒毒學校的作用…

    在下明白,你希望以私校,代表帶有「負面色彩」的戒毒學校之標籤…不過,正如正生要求傳媒不要為他們的學生打上格仔,「打格仔是侮辱我們的學生,他們現在見不得人嗎?」在下也認為,即使真的是戒毒了校又如何?

  11. 其實早一個月前某日意外地zap左去福音電視,係有一個節目講正生的… 所以我奇怪的係其實響教會圈子呢一間學校某程度上都知名,但係一出事就無人幫拖… 可能佢地覺得政府都back up 件事,就唔好走出黎講咁多野。

    星球報周二講起長洲正生,有個區議員話都有衝突,我以係乜野,原來係話人地唔join太平清醮幫手、舖頭污水渠曾經有問題,同埋一次過年定點細路搭唔到橫水渡返芝麻灣結果要搵消防船幫手…咁都唔係特別同治安乜野有關,講真,要挑剔,點都可以搵到出黎…

    其實正生一直都無轉移立場,反而對頭就不斷將個靶換黎換去,轉移視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