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道貌岸然的所謂理性

21四月09

說句實話,連續咁多篇陳一諤之後再加多一個陳港生(成龍),AK對於這個議題實在有點厭倦,正當打算就此收筆之際,開口笑兄特意將王岸然於四月二十一日在新報專欄「崖岸自高」內刊登的文章「陳巧文應該學習蘇格拉底」轉貼至此(請參看「罷免陳一諤與選舉二三事」一文的留言),由於其中存在著不少的問題,而又同時地可以一次過點出「雙陳」言論失禁的問題重點…所以只好重作馮婦,再寫一篇…

於開刀之前,先將王岸然的文章一貼(如果看倌認為不可卒讀,大可跳過,說實在,AK也曾經有多次如此的衝動)…

新報09-04-21 崖岸自高 王岸然
陳巧文應要學蘇格拉底

本文標題有下半句,就是不希望陳巧文做發動審判蘇格拉底的人。陳巧文讀哲學,一定讀過蘇格拉底的故事,亦讀過蘇格拉底所創造追求真理的方法,就是有名的邏輯論證法( dialectical method),那是通過討論與邏輯推理方法,掀示其檢驗真理的方法。

另一方面,蘇格拉底的死也傳頌2,409年,令世人深切反省,他是被一個民主的審判過程,由500人的人民審判團判處死刑的。當時有人檢舉並發起要審訊他,理由與言論自由有關,有人指摘他的言論荼毒了雅典的青年人,並且對神不敬,沒有一個哲學家認為這是事實。港大學生會會長陳一諤當然無法與蘇格拉底相比較,但發動罷免他的陳巧文,則與發起審判蘇格拉底的民粹雅典人沒有太大分別。

應與陳一諤馬拉松式辯論
若然陳巧文是普通同學,事件不會那麼諷刺,亦不會令筆者有不安與失望的感覺。她一來讀以追求智慧為目的的的哲學,而且是一級榮譽生;二來她去年支持藏人人權 (甚而獨立),勇氣可嘉,筆者也曾經撰文支持,亦所以失望感覺特別強烈。

蘇格拉底的方法 (Socratic method) 是不斷問問題,不斷反覆追問及論證問題,在論證的過程中,令對手知道自己立論的謬誤,不得不自行承認。蘇格拉底絕不會先行為其立場定性,更不會謾罵對手,只會用對話的過程追求真理,他會整天都追著人追問。他的方法求得真理之餘,也令到眾多雅典有名望的人尷尬及顯得愚蠢。他惹人討厭,亦種下殺身之禍,但他的方法,今天的哲學家還在使用。

為何陳巧文不用蘇格拉底的方法,與陳一諤進行馬拉松式辯論六四的問題,而是學政客處理問題的方法,用民粹的二分法為事件定性,然後用制度、用運動方法迫陳一諤道歉﹖陳會長會否被罷免未知,但可以肯定這過程不會為同學帶來更多的智慧,這是可惜的。陳巧文不明白,在中國大地上,她的藏獨思想不會得到超過百分之一中國人支持,但在香港,她表達意見的自由得到合理的保護,在中國人的世界,這是何等難得的事﹖為何她要不高興、不支持,甚而以行動打確有類同表達意見的自由﹖

言論自由包括可胡言亂語
筆者以BBC的新聞,再加上陳巧文在「獨立媒體」網站的呼籲,綜合陳一諤所謂三點應被罷免的理由:1. 他在論壇上批評學運領袖欠缺理性,並指摘原學運領袖柴玲是「走佬」學生領袖;2. 當局採取軍事手段鎮壓是「有點問題」;在戒嚴令下,學生上街本已「不合法」。

第一點用詞刻薄,但是事實。學生領袖現時大部份皆在外國定局,不是走出去,難道是移民去的嗎﹖第二、三兩點是有企圖淡化,為官方開脫之嫌,理應加以批判,加以辯證。筆者說的是批判,那是哲學方法;不是批鬥,那是文革的手法。

筆者認同劉慧卿對事件的評語,指學生肯討論六四,總好過不聞不問。陳一諤只要不離開支持平反六四,反對鎮壓的基本立場,就不應有大問題。言論自由,絕對應該包括說歪理與胡言亂語,陳一諤的說法,是言論自由所包容的。

以下為開口笑兄對於王文的評語:
本文骨子里其實暗示陳生 在不違反平反六四的大立場下,理性討論方式 是直得肯定 但綜合而言也是客觀公正

陳生這種討論方式,得罪了民主權貴 也難怪會招致天下圍攻

以下,是AK對於王文的看法,在下認為,只要把(括號)的字代入,即可以用於成龍奴化言論的批駁:

陳一諤(成龍)以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香港代表)之身份,出席公開論壇上的作出不合乎事實的陳述。

從行為層面上,作出不合乎事實的陳述,有兩個可能性:

1)認知錯誤:陳一諤(成龍)未有正確地認識六四事件的歷史背景以及真實情況(中國歷史及港台實質情況)。如果這是事實的話,作為一個大學生(專業人士),於出席公開論壇前未有對論題做好準備,作出研究,這是無心。

2)刻意扭曲:陳一諤(成龍)明確地了解六四事件的歷史背景及真實情況(中國歷史及港台實質情況),然而基於不可告人的原因,選擇以刻意隱瞞以及扭曲的手法,對六四事件(港台政局)作出不正確的陳述。作為一個人,刻意的講大話,以謀取其他方面的利益,這是虛偽。

無論是無心還是虛偽,兩者均應該受到譴責。當然,AK不會阻止陳一諤同學(成龍)發表言論,這是他個人的言論自由,然而,擁有言論自由並不等於「擁有言論不被批評」的自由,故此,AK不認為可以利用言論自由作為胡言亂語的擋箭牌。

從發言者身份層面而言,陳一諤(成龍)以香港學生會會長(香港代表)之身份,在一個公開論 壇之上發言,無論怎麼解釋,他當時都是代表港大學生(港人),對事件作出評價,這不能推說有關言論僅屬於個人意見。正正是由於他的發言,不能代表大部份港大學生(港人)的立場,故此有同學(港人)選擇發動既有的機制,啟動罷免學生會會長(港人代表)的程序,這是一個合乎程序上,以至實質需要的處理方式(透過既有程序,罷免無法繼續代表普遍學生立場(港人立場)的學生代表(港人代表),是港大學生(港人)對學生會會長(港人代表)的監察機制,亦是民主社會之中,以選票禦罰不稱職執政者的基本),不應被冠以一個民粹的帽子(AK希望開口笑兄可以解釋,在這一個位置用上民粹兩字的原因,希望閣下明白「民粹」二字的真正解釋)。

AK認為,罷免陳一諤(成龍),是為了避免他的言論繼續對港大學生(香港)做成聲譽上的影響,與言論自由無關,馬拉松式辯論當然可以繼續進行(provided that有人願意花時間去糾正陳一諤(成龍)的胡言亂語),兩者互不干涉…將兩者扣在一起,是犯了不相干的謬誤…

這一篇道貌岸然的文章,存在不少的邏輯謬誤,並試圖包藏阻止社會大眾批評陳一諤(成龍)錯誤言論的禍心,AK認為,不能稱之為客觀公正…

陳一諤(成龍)落得遭天下圍攻,並不是他的討論方式得罪之民主權貴,而是他的言論根本有錯,並從中突顯了他的無心/虛偽…

以正視聽。

廣告


One Response to “才:道貌岸然的所謂理性”

  1. 1 沒署名

    條分縷析, 見解精闢.
    陳一諤(成龍)的言行違反普世價值,
    令港大學生(港人)蒙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