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呈堂證供

09四月09

科技日新月異,在web 2.0的世代之中,分享交流成為了網上生活的重點…AK這一個無名小站經過這麼一段日子的經營,承蒙各位網友不棄,都累積了一定的讀者人數,同時亦偶然有被看倌們轉載…無論是透過RSS,google reader又或者是facebook以至其他的留言版,AK無任歡迎,而且,也希望可以有幸去參與其中的討論…(當然,更加希望有更多朋友可以在這邊留言,讓在下可以更容易回應諸君…)

昨日一篇,論及港大學生會會長陳一諤同學於論壇之上就六四事件的發言,有關文章之後被看倌轉載至不同的媒體,AK循有關連結登入,發現其中有個別的留言及討論,頗有回應及參詳之需要,為方便討論之故,現轉載於此…AK會盡可能地不經刪減進行轉載,以避免斷章取義,惟由於篇幅所限,個別情況下實屬迫不得以,望看倌見諒。

####
Exhibit A)
何謂仁、義?
為大義,何區小節!
‘大陸人’被中共荼毒甚深,
‘香港人’又何嘗沒被所謂民主人士洗腦?…
思考是否獨立,不在乎你信奉什麽…
重要的是大家都是’中國人’, 實不應分彼此!

Exhibit B)
常言道,公道自在人心。
但當公道、公義都被discourse 被utilitarianism所支配,邊緣化的時候,
再何來所謂的大義?
有的只是在教條下的順從和利益行頭的「大義」。
當一個政權為了「穩定」而開槍射殺手無寸鐵的平民的時候,
它已然選擇了背棄人民的路。
在我而言,這個決定只不過是為了鞏固既得利益者的權力。
也許,是李鵬的個人鬥爭。
我確信這是背離馬毛主義。
這顯然是另一形式的資本主義:資本家剝削無產階級的另一寫照。
不過,就像馬毛主義指出,只有通過暴力才能達到共產主義的烏托邦。
我們還欠缺很多的暴力和血。

當然,當年的學生領袖少不免有政治投機的份子。
但這不是屠殺的藉口。

也許,中國人和香港人也都不配有民主。
這是我現在的想法。
也許,因為民智太低。
只看事件的表面,而忽略其內在。
紀(悼)念六四,為的是讓我們不要忘記。
就像大家悼念在二戰死去的士兵、平民一樣。

尋找真理的路,往往是難走的。
也許,這個世上也許並沒有甚麼真理。
所謂的真理、道德只是人們為了自身利益而制定的詞匯。
可是,這未免是太過悲哀。

「生活的考驗,極為嚴酷。還未打倒甚麼,我們首先已被打倒了。我們對我們相信的主義,或遠離,或重新演繹。我們會因此而失去。我們的同志朋友。我們慢慢會知道,原來我們的智識與信念,亦不過一時一刻,正如我們的生命,有開始,有結束,有限制。」黃碧雲《後殖民誌》

Exhibit C)
不錯是利益當頭,
但’利益’卻是大部分人的利益
非一己之私利
國家領導當中若不是大部分都是爲了國家、人民…
如果如你所說的’利字當頭’中國一定還留在清末民初軍閥混戰的時期…

六四的對與錯、當時的決策者到底是否罪人
我們都無法評定更沒有資格評定
這還是要看以後的人的看法,時間和歷史才可以斷定一切。

Exhibit D)
我想對與錯,永遠沒有定案。
每人的觀點和角度對每件事也有不同的定義,
有闊的,也有狹窄狹義的。
以大部份人的利益為前題,不錯,是一個國家領導人應有的態度。
因此,我們看見世界上很多不公平的事,看到很多悲慘的事。
正如,美國攻打IRAQ,正如以色列攻打加沙,巴勒斯坦。
遠一點的KROEAN WAR,WORLD WAR,德國人屠殺JEWS。
每一個國家的舉動都是為了自己國家人民的利益。
對嗎?
石油、資源、國族、不同的信仰,都是原因,都能被JUSTIFY。
像德國殺害JEWS(或者送進集中營) 其中的原因也是為了大部份德國人著想。

這就是我個人的看法。希望你會明白。
我相信,這未必是十分全面的論證或甚麼,也許更是類比。
但,如果大家認同普世的價值,如和平。
我相信我們都必須正視和面對歷史。
思考一下「利益」二字在社會上的位置。

####
以上既Exhibit A至Exhibit D,均是謫自某位看倌的facebook notes之中,其中,Exhibit A 及Exhibit C 屬同一人之留言,Exhibit B 和 D則是另一人之留言,根據facebook內有關的資料,兩者均是HKU之學生,分別屬HKU 08’及HKU 10’。

以下展示Exhibit E及F,屬今日蘋果日報就事件的跟進報道,以及港大學生會幹事會的聲明。

####
Exhibit E)
堅持平反六四
港大學生會   幹事會與會長劃清界線

港大學生會會長陳一諤前日指89年中共血腥鎮壓北京學運只是「有啲問題」的言論,惹來強烈反彈。港大學生會幹事會發表聲明,指陳一諤一切言論不代表該會立場。中大學生會亦發表遺憾聲明,指中共當年屠殺平民是鐵一般事實,陳的言論是為劊子手開脫。雖然港大內地學生前日指中共鎮壓有理的言論備受質疑,但陳一諤昨反而力挺內地學生,指他們評價六四事件時較重視「公眾責任」。有支聯會成員坦言對陳的言論感到憤怒。

競逐港大學生會長時已被質疑是隱形左派的陳一諤,前日出席一個六四論壇時,指中共當年鎮壓學生只是「有啲問題」,嘲諷學運領袖柴玲是「走佬學生領袖」。其言論連部份民建聯立法會議員亦稱不公道。陳昨日透過港台節目《千禧年代》回應事件,指他希望今年六四20周年紀念「有個衝擊」,突破港人過去20年對六四事件的思考模式。他批評港人89年後爭取平反六四的方式有問題,繼續下去,爭取平反六四「好可能冇下個20年」。

蔡耀昌:他應多讀歷史
雖然港大內地生認為中共未有用坦克壓死學生的說法備受質疑,但陳一諤稱,不少內地學生認為本港學生被殖民主義洗腦,「俾西方思想灌輸咗,唔知咩係民族大義」。他讚內地學生會從「社會、國家和民族角度」評論六四事件,較重視「公眾責任」,港人則「側重個人權利」。陳又直言,對港大學生會提出「要求中央政府平反八九民運,就六四屠城負上責任」的全民投票議案有保留,他只「贊成前面一句句子」,但仍會投票支持,又堅稱對柴玲當年行為感到反感。

正在北美就六四20周年作交流的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表示,對陳一諤的言論感到失望和憤怒,認為陳對六四歷史認識存在嚴重偏差,未掌握中共血腥鎮壓手無寸鐵學生的事 實,「佢(陳一諤)應該再讀多啲歷史,先再去評論呢件事。」

Exhibit F)
嚴正聲明

香港大學學生會幹事會表明,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陳一諤於昨日(二零零九年四月七日)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會舉辦之論壇上的一切言論並不代表香港大學學生會幹事會之立場。

我們藉此重申香港大學學生會幹事會堅持平反六四。

香港大學學生會幹事會
二零零九年四月八日

####

AK深明今篇之內,引文過多的問題,然而為避免有缺席審訊之嫌,AK懇請諸位容許在下展示Exhibit G及H,陳一諤於4月8日於個人網誌「天下為公」 (http://hk.myblog.yahoo.com/hkusu-revolution) 的文章「國殤.香港.時代意義」及「簡單回應」:

####
Exhibit G
國殤.香港.時代意義

序:諤不會怪責任何傳媒斷章取義,沒有了爭議性之議題,便沒有思想的衝擊,沒有了衝擊,社會便沒有進步,這是傳媒的責任。如果我真的能引起社會對八九民運的共鳴反思,我不介意成為眾矢之的,我樂於抛磚引玉。但請知道我的思想核心,更請明白諤沒有說過不平反六四。

———————————————

作為中國人,我有歷史責任,要把八九學運的精神再次宣揚。作為香港人,諤有時代使命,在平反六四的原則下尋求突破,使平反六四之於二零零九年的香港,有新的時代意義。

要賦予八九學運之於廿一世紀的香港新的時代意義,要真相公義得以昭彰,我們要敢想,我們要敢說,我們要敢承擔。當仁不讓,舍我其誰。我是支持平反六四的,但與主流思想不同,諤著重的是正面肯定八九學運之愛國本質,並宣揚學生們關愛家國,敢於為信念公義犧牲之志氣情懷。他們站出來,挑戰貪污腐敗;他們絕食,不屈不撓;他們為了所信,甚至殺身成仁,捨生取義。讀聖賢書所謂何事哉﹖如斯而已矣。這種對社會國家之道德使命,這種頂天立地的浩然之氣,是我們香港新一代必當嚮往與追求。沒有這種使命感,香港民主進程不能向前邁進,沒有這種精神我們又如何救貧窮於富足之間﹖對,我們不能忘,忘不了。我們忘不了鎮壓之於香港的振撼,我們不能忘記對真理民主之追尋。但我們更不能忘記,亦不可忘記八九學運的愛國本質-猶如五四學運-我們要薪火相傳,相傳那中華民族優良的道統,在香港發揚光大。

有人說我冷血無情,無知而幼稚。人非草木,孰能無情﹖我談理想,並非說我並不感性。我堅信、我深深的相信大歷史,要是八九學運的本質正如我所說乃學生對國家興亡關愛之流露,難道會給歷史忘記,難道公義便不能彰顯嗎﹖為家國,為民族的學運之肯定,是歷史之必然。我弔國殤,其人雖已沒,千載自當有餘情!

公道自在人心,是非對錯,歷史自有公論。這不能斷章取義的斷言諤不枇談論民運,圖謀淡化六四。我們要談,人人也該有一番見解。因為這是我們中國的歷史,這是我們港人的歷史。

但要是我們真的尊重民主,要是我們真的相信真理,那麼我們要學懂理性,我們要學懂尊重,我們要學懂包容。我們不一定要採取戴晴之六四和解,我們選擇平反之路。但我們要棄除成見,我們不能濫用民主暴力,我們要明白八九六四之不同觀點,我們要宏觀看整個民運。我們要的是積極的討論,客觀全面的討論。不要把真理教條化,不要把公義形式化。我們要的,是真正的公道。

要是我們真的想平反六四,真的想為八九學運的殉國者取回公道,我們要放下自己的政治考慮,我們要以事論事,是其所是,非其所非。不要盲從,不要附和,不要假仁義之名,行不義之事。這是對八九學運的一種尊重,這是對學生的尊重,這是人應該有的道德尊嚴。

這部份是給我的同學們。不論本地生也好,非本地生也好,只要是港大的學生,您們的地位也同等的重視、同等的尊重。內地同學不必把本地同學視為被殖民地思想侵占的一群,本地同學也不必把內地同學視為被共產黨思想佔據的外來者。我們要互相尊重、互相了解、互相交融,以至不同國籍的同學、人們。我們看八九六四,本港同學多由自由、平等、民主為基點,內地同學則以社會、國家穩定、民族為切入‧前者從人權看國家,後者以國家看人民,兩者的價值觀因文化而有所衝突。諤願為雙方橋樑,找尋雙方的共識與平衡點,再進社會、以致整個中國。因為我們皆是香港大學的學生,我們都是中華民族。

最後,也許坊間流傳,指諤乃好利之徙,借八九學運,標旗立異而爭取政治籌碼而已。然而諤深信天助自助者,君子當自強不息,何須假手於人呼哉﹖何況諤懷加入聯合國之心,道濟天下之志,使我們中華文化之於世界局面穩定而有助焉。管什麼香港政治利益,於我而言,又有何干﹖

我不是甚麼權威,諤不過是區區大學一年級生。

但五四運動、八九學運中學生心為家國民族,對公義真理追求之情懷,諤雖不敏,萬不及,而有志效焉。

我沒有什麼,沒有權沒有勢,什麼也沒有,但我有一股熱血熱誠。借八九民運距今將近二十,為平反八九六四之於香港社會大眾之意義更深一層。令國人明白,肯定當時學生之志氣情懷,望宣揚這精神,傳遍每個人的心中。這是香港的希望,這是國家的希望。

人們可能不明白、不同意我的觀點,但諤自當誓死守護任何人表達其觀點之權利。不論左右,不論前後,無分階層,無分背景。

仰不愧於天,俯不忤於人,風霜雪雨問誰怕,一蓑煙雨也儘管任平生吧。

香港大學
陳一諤

Exhibit H)
簡單回應
早前的文章花了我一整天好好的構思、好好的寫,有同學反映未能直接回應報章的批評或報導,我希望簡短的說一下:

有關質疑柴玲走佬一說,源於有同學表示對部份學生領袖未能由始到終守護學生,聞風而逃,表示失望憤慨。當時諤點名指出柴玲,這是基於柴玲在紀錄片<>的訪問表示,八九學運必定要鮮血才能結束,但流的並非要是她的血,她說她還年輕,她要活,她要保留民主的火種。(註:這段片攝影於戒嚴令衫頒之時,當時柴玲離開了學生而其後又重回學生們中) 然而,沒有實質證據顯示柴玲在天安門與學生留守最後一刻 (我們只看到台灣的候德健與學生共同進退)。

在論壇上,我強調作為學生領袖,要是真的要流血的話,流的必當先是自己的血,而不是他人子女的血。

我並非全面質疑學生領袖,好比王丹與柴玲相較,,我是尊敬前者的。我亦非故意放大學生的錯,但我相信的是非其所非,是其所是。

至於就「陳一諤又指,應透過辯論,了解該幅相中的屍體究竟是解放軍還是平民。」之報導,我可以說的,是在回應曲同學時,我首先指出其說法有馬力之嫌。當時我並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我轉而強調我們要用理性去辨明八九民運資料之真偽。我指出我看見同一張照片在不同的網站有不同的闡釋(解放軍與平民),所以我們必先要理性地討論誰說的才是真相。

又有報導質疑我指出部份學生不理性。我只可以說,連王丹本人也曾指出學生當時的確未夠成熟。王丹在五月三十日提出和平解散。如果他當時成功,那是八九民運的成功,六四鎮壓也許亦能避免。但因為部份學生之內鬥,因為某些其他勢力之影響,這歷史契機無疑被錯過。<>這套紀錄片我建議新一代可以看一看,一看再看。我們可以看得出,政府、部份學生對整件事之處理是可以做到更好、更恰當。

至於就「陳一諤更認為北京血腥鎮壓學生只是有啲問題」,誠然我在字眼運用上仍未見成熟,但當時我整段發言之重心,並非在強調有啲問題或者好大問題之上,而在於八九民運與六四鎮壓有關的其他宏觀因素。這用詞用字被放大至如此地步,實我始料未及。

我說學生不夠理性,並非意味我否定他們的愛國熱誠、否定他們的情懷,我希望的是我們能更全面了解整個八九學運,這是平反的基礎所在

總括而言,兩份報導只要取材於為時九十分鐘的論壇之一小部份,我希望透過其他今天訪問我的傳媒朋友,可以更準備報導我對平反六四、八九學運之立場與見解。

####

其實,依度唔係開封府衙,AK手中並無包大人既驚堂木,亦無公孫先生既羽扇綸巾,更無展護衛手中既利劍,AK只不過是一個帶著一壺濁酒,窮愁落拓的江湖刀客,過著在刀口子上舔血討生活的日子,偶爾在此撫弄鍵盤…然而,是非曲直,終有公論…

(由於這一篇實在太多引文,以至內容過長,AK會在下一篇之中,就事件提出本身之分析…見諒…)

廣告


4 Responses to “才:呈堂證供”

  1. 1

    看完你整篇引文,我又的確覺得係傳媒段章取義...

  2. 2 AK

    米兄,

    「巧言令色,鮮以仁。」

    是即為是,非即為非…在下並不覺得,媒體對陳同學有何不公平之處。

  3. 3 eeb

    夜郎自大,還滿口仁義道德、民族主義,恥。

  4. G) 我真係唔知佢想up乜… 講完好似乜都無講過.

    H) 學生唔成熟,有內鬥… 你估當時黨內無內鬥咩?不如咁話… 「如果鄧李楊肯聽趙公話,同班學生對話擺平,兼認真面對貪腐問題,班學生就會走,血腥鎮壓是可以避免的…」當事人可以講如果,但歷史,係無如果的,只有事實…

    我懷疑佢所謂平反六四,係為共產黨平反,一雪黨20年來被誣為劊子手之恥。(乜野國內生觀點係為國家呀民族呀咁… 我地都係為國家民族喎,呢個關乎國家能否開化的事情,當然唔係個人權利咁簡單… 死咁多人可以唔認的政黨,實在丟盡國家民族之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