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城大之恥

22三月09

之前果一篇Laughing哥,真係破盡哂AK依個小網誌既紀錄,亦都令到AK更加明白咩野叫做「有智慧不如襯勢」…

當然,好多看倌入到黎睇,抱持既期望可能係簡簡單單咁睇一篇視評,點不知AK一野吹過左太平洋…對於叫大家感到失望,AK先係呢度講句對唔住先,畢竟,每一個創作人總會有本身既style,雖然都有朋友叫AK唔好下下都講埋哂d咁Heavy既野…不過,有d時候,又真係唔係咁容易,仲要睇好多唔同既topic,而有時,偏偏叫AK有興趣寫既,都會係一d偏向於較為沉重既topic….

今次呢一篇,更加係…寫既時候有千斤之重…AK今晚想講既,係六四…

對於三十幾歲人既AK黎講,六四事件可以講係人生入面,第一個感受歷史既event,而其中既震憾,以至對於未來個人對於不少事件的看法,都做成左重大既影響…可以講…八九年既六四事件,影響左不少之後決定,包括希望以記者既身份,感受人生入面第二個歷史時刻「九七回歸」…做就左今時今日既AK…

記得果時大學一年級…做學生報…記得果一年prepare緊六四之前一期出版既學生報,各個編輯對於當期既社論都尤其重視,希望借果一期既社論,儘可能地表達整個編委會對於六四事件既看法,彼此之間都互有爭議,爭議既並唔並立場…

當年既中大學生報,係一個爭議不休既環境,差不多每一個編委對每一件事都會有唔同既立場…記得當年,AK就曾經係一件事上面,同一班學生會既老鬼片過…對方居然可以講得出「我覺得係討論既過程入面,必然係對事,亦都對人。我覺得我唔能夠認同一d人對依件事上面,一派小資產階級,小商人既立場。」(依位師兄,如果AK無記錯,之後佢好似走左去做China Trade…well…AK相信,人講既野,同佢做既野…或多或少可能係有d差距既…)

不過,係六四事件上面,整個編委既立場,係少有地,完全一致。彼此既爭議,叫係社論之中所選擇既字眼,我地希望果一篇社論可以以最大既闊度同力度,表達我地既position…最終,我地選擇…只係寫左依一句:

「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

回首前塵,歲月延展,人生閱歷既增長,AK相信,或多或少添加上一d智慧,不過,對於當年既立場,AK係每一年既六四集會之中,進一步地得到確認,進一步地肯定,當年既想法雖然幼稚,但係並沒有在基調上出現錯誤…

今年係六四既二十周年…香港社會經歷過九七回歸,零三七一,在此面對金融海嘯既大環境之下,AK可以肯定,未來香港整體無可避免地,將需要進一步靠攏北京…香港人無可避免地,再一次落入一個雙重效忠的環境,雖然我們肯定了由英國殖民統治之下留存下來的多件「法器」,但我們卻需要把自己融有到一個否定這些一貫以來,我們肯定其價值的社會…

係依個融合既過程入面,AK相信,我們無可避免地,需要被迫拋低一d…接受一d…過程之中,必定存在重重爭議,亦都必定叫人感到可惜…其中,對於六四既態度,會係整體社會都需要正視,考慮,面對既結…

AK無意係依度鼓吹對於新融入我們社會的內地移民,以及來到我們多所大學中就讀的內地學生的歧視…不過,回歸的十多年之間,社會在體質上出現變異,亦是一個無可逆轉的發展方向…其中的融合與轉移,對整個社會的價值觀重塑做成了非常巨大之影響…

大學,理論上是一貫以來在這方面之中,走得最前的一個群體…畢竟,大學生還未正式面對整個社會的殘酷,背上的負累亦是最少…故此,他們有資格走得更加前…

的確,今年,大學在六四事件的取態上也真的走得相當「前」…先有港大要為六四事件之立場進行公投,再有城大學生會評議會反對出版六四特刊…

其中,跟據獨立媒體報道,評議會反對的理由如下:

1. 六四事件和城大學生無關係,尤其質疑編委在六四燭光晚會上公開派發特刊,是拿城大學生會會費,津貼學生以外的活動;
2. 編委出版的刊物無權到校外派發。評議員稱參與六四燭光集會是由城大學生會幹事會負責,編委會不可以參與當中活動;
3. 把《六四特刊》在燭光晚會上派發有可能煽動在場參與人士,引起混亂;
4. 建議在旺角街頭派發特刊,這樣比在六四燭光集會派更有意義;
5. 出版《六四特刊》會影響城大聲譽;
6. 六四燭光晚會是一個有政治立場的聚會,在六四燭光集會派發特刊等於支持平反六四。

在這一篇之中,AK是盡了一切的努力,去壓下心中的怒火,但是當再一次看到這六點時,仍然是無可避免的感到一陣無明火起…在下只可以講,以評議會作為一個由學生所組成的組織…他們反對出版六四特刊的理據,反映了他們對於六四事件的取態…如果是這樣的話…AK對於城大感到悲哀…對於香港教育制度從來不抱希望既在下…只覺得,這是我們教育制度失敗的又一明證…

我希望,城大的朋友可以學懂這個字的意思…

廣告


16 Responses to “才:城大之恥”

  1. 「有智慧不如襯勢」

    haha,我之前寫港男都破左紀錄

  2. 2 chika

    我… 真係唔知個評議會up乜春。

    不過,而家上得莊的,六四果陣都係腦筍都未生埋之輩,亦係而家話出四千人工畀佢做「煙腸」就走出黎話侮辱佢尊嚴的一代,算吧喇…

  3. 呢篇真係好沉重,唔識講。

    繼續寫沉重嘢啦。網上嘅無聊嘢太多,好少會好似你咁㗎喇。

  4. 對於六四點睇可話見仁見智:相對於"民主極致的十年"近乎係非黑即白,六四後部份"民運領袖"實在令人同情不起來…

    不過如你老兄所講絕對是一件重要歷史事件、唔少人在當時丟了性命,即使唔好似當年我讀大學時講咩放認關爭,都應對重要歷史作出認識,如果入大學只係志在搵錢真係令人失望:"六四事件和城大學生無關係"?WTF!

  5. 5 samsara

    上次篇laughing哥真係嚇親,幾驚依篇係講城大do嘴索女呀~~~

    依個城大學生評議會聲明,係真定係比人整蠱?最爆係第五點:出版《六四特刊》會影響城大聲譽…會比人插死嫁喎咁講,都差唔多廿歲,無理由依班小文掍連最基本既文過飾非都唔識嫁,理虧都要說得漂亮嘛。

    以前聽人講五年就係一代,覺得無理由,邊有咁快呀?但係諗返,當年六四時,細我五年既小朋友都只係讀緊小學,知鬼咩?今年入大學生既人,八九年仲未出世吧?我有時會懷疑,佢地會唔會撈亂「六四」同「五四」呢?

    每一代都有佢既經歷,但睇怕我打後依幾代都好難有我當年刻骨銘心兼change the course of life lu。

  6. 無議, 六四對我地呢一代既迴響, 係比較深刻. 第一次為唔係自己切身既問題而憤怒. 第一次為國家大事而悲哀. 呢種情意結, 呢一代冇睇過嗰時既報導, 冇去過嗰時既遊行燭光晚會, 唔可能理解得到. 所以對佢地逃避事件既心態, 就好似呢一代既日本仔點解唔肯面對二次大戰既問題, 都明既.

    只不過擔心深層啲既一點, 係呢種逃避既心態. 對六四, 我地唔應該再focus係對與錯既層面. 一黎對與錯係好多人既心目中, 都已經有定論. 二黎每一方都會有佢既觀點, 觀點唔同, 再執著都冇意思… 對六四係應該當一個唔可以忘記既教訓黎睇. 當初中央應該點面對斑學生已經唔重要, 最重要既係, 日後再有咁既事情發生, 應該點去做得更好.

  7. 7 samsara

    妖依單野係真嫁!!!!!

    真係一百萬個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遺憾佢。

    好慶!!!!

  8. 香妹,點樣先昃到評議會個真正理據?

    小弟最初同樣有你一樣既疑問,尤其係第五點。睇番inmediahk,呢幾點係:“編委憶述當晚評議員提出的論點”。

    又查實,鎖你,我對呢班後生既想法已經麻木曬。

  9. 9 samsara

    CM哥哥:城大既理據真係超級木宰羊,但個事實係,學生評議員唔比六四特刊出版….

    我對六四有超級情意結係事實,而且,就算在同齡既同學朋友之中,我都係反應最大的。先一排我有個同學仔過來笑我,話我當年寫左一篇超長既報紙評論,就係講六四,講真,佢唔講我都唔記得,佢講左我都唔記得自己寫左d乜….佢都贊成平反六四的,但係唔會好似我咁多口水囉。

    我對康港既傳媒,真係一d信心都無。而且,依d莊會既minutes真係好求其地寫嫁咋,你以為真係會如實報導乎?太多記者當新聞係小說既寫,張相唔夠核突就加d血上去,個故仔唔夠核突就老作d情節上去….有個經典既故事你可以問On Dog哥哥,唔怪之我有朋友講笑,話依家d報紙,頭條都係假既,娛樂版都係真係囉。

  10. 10 AK

    derek兄,
    相信係由於blogpost果個將有更新既網誌即時顯示出黎既功能,做成左一個明顯既效果,就係如果你想爆hit既,第一樣野就係條題要爆…因為好多時,人地只會見到條題…咁要條題夠爆,佢一定要食得住個勢…咁先叫做…「潮爆」…

    智嘉兄,
    俾四千蚊佢地,AK唔覺得侮辱佢既尊嚴…只係考慮製造一個「大學生」旰成本,同佢最終所得既market price,覺得從衡功量值既角度講唔過去…至於佢地既市場價值到底值唔值四千,依樣野係市場去決定…

    維京兄,
    為左令更事件不被遺忘,每一個有記憶既人都要分擔一份青任…為左歷史事實既傳承,即使多沉重,都要記住,並將佢傳揚出去..

    成集「港女.講男」AK唯一認同既,就係陶傑所講既一個「揹」字,有d時刻,有d責任,唔到你唔揹…

    PS…寫沉重既野,唔同遊戲文章,要寫一段時間,即係要對住部機耐d…對多兩對,又俾人話AK係電車男…唉…

    若缺齋齋主:
    歷史自有公論,「民主極致的十年」只是個別政棍胡吹云云…不少歷史學家均明確地指出,毛澤東策劃文革,是因為當時劉少奇及周恩來等擁有政府行政機關的主導權,毛澤東需要透過體制以外的機關去推倒整個體制(毛澤東是害怕「三年自然災害」的帳最終要算到自己頭上,所以選擇在劉少奇等人收拾了人民公社的爛攤子後,把他們掃除)…

    六四事件之中,不同參與者自有本身參與之原因及目的,以他們之後的事現如何,而改變對當時歷史事件的評價,這就不符合一個治史者應有的歷史觀…

    今日的新聞是明天的歷史,AK對這兩個課題,雖無深刻的修養,但絕對肯定他們的重要性…如果我們之後的後輩學子是一班單純地以為錢是一切價值的衡量依歸…AK也只能嘆一句,大學生的質素下降(這是AK過去多年以來不希望去承認的,因為總相信新一代人有新一代的知識和涵養,是超越我們這一代人)…

    Samsara姐姐,
    靚女不是用來講的…是用來…哈哈哈…

    無親身的經歷,所以覺得有distance…AK明白這個講法很有說服力,不過,想深一層,如果我們承認這一點,就是否定了人類與其他生物其中一個基本的差別,透過知識及經驗的傳承,去提升下一代整體的生存能力…正如,你和我都沒有經歷過戰亂的日子,相對來說的確沒有可能了解「日本仔打到黎」既恐懼,但我們從不同的媒介之中,可以肯定戰亂的殘酷,從而相對來說響往和平的世代…

    如果我們真的要先失去和平才明白其中的可貴,我們這個物種也真是太悲衰了(雖然,歷史給我的教訓是人通常不會在歷史中較得教訓)…

    marshmallow,
    要從歷史中得到教訓,我們需要正確地認識歷史,而歷史,是有其客觀存在,不為立場所轉變的本來面貌,就如,「二次世界大戰之中,廣島遭到原子彈轟炸」這個歷史事實,無論你是日本人,還是美國人,這個事實是不變的…

    透過尋找歷史的真相,以學習歷史中的教訓,是極為重要的一步,所以,是非曲直始終要攪清楚…否則…我們也不過是在逃避吧了…

    samsara姐姐,
    遺憾係唔足夠既…AK開頭寫依一篇既時候,真係好努力咁去克制自己,但係去到最終,都係覺得,有需要對城大學生會評議會反對出版六四特刊的決定,予以最嚴厲的譴責…

    C.M.兄,
    絕對同意有需要攪清來件事,但是評議會在事件遭媒體揭發後,一直龜縮(我們沒有阻止他們發言,獨立媒體的回應欄亦一直長開)…在這種情況下(評議會拒絕提供進一步資料以作分析),予其質疑報道的可信性,倒不如我們把眼光集中在問題上,AK認為這樣的處理較為適當…Samsara姐姐之後的回應中第一句,正是在下要說的…

    samsara姐姐,
    傳媒操守問題是兄一個大課題,值得另文再述…不過,正如你所說,無論評議會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理據,總之是評議會唔批出六四特刊…AK不至於極端到「無論有任何理據,總知唔出特刊就係錯」既地步,不過,他們最好有比以上六點更堅實的理由,否則,他們的行為是會被記在史冊之中的…

  11. AK兄,香妹:

    查實我都超級同意個事實 – 評議會否決左。

    但我想知道更多。尤其係,評議會係“單單採用評議規則”(總之係規則啦),定係“借似是而非的理據,再加上規則”去否決呢個決定。

    小弟咁睇:

    若果單單用第一點後段(要留意,編委憶述既第一點根本係“兩點”),而同時呢一點按照原則,我認為可能已經有足夠理據(即學生會會費用於公眾)讓評議會否決。

    我“可以”用陰謀論睇,第一二點係主菜,其他係配菜,係評議會應付唔到編委既追打,而勉強應對既反應(拿,我唔係話咁係啱,不過人性係咁遮),即係話,依家睇到既,係編委上綱上線(或突入成功)既結果。

    所以,我最想知既係,呢件事,究竟應該“法治”先,定係政治(歷史也好,推動公義也好,甚至如其他博客說,此非政治,實乃乜乜都好)先。

  12. 12 AK

    C.M.兄,
    其實,係依個位傾呢個point,有d side track左個討論,不過,其中亦有有趣既地方…

    以評議規則去解決(有d令小弟諗起立法局既議事規則)…面對這個point,認為可以有兩個不同層面,分成體制內與體制之外…

    立足於體制之外,面對「惡法」,公民有行使公民權利,選擇「公民抗命」的自由(無論是長毛的抬棺示威,到Yukman掟蕉掃台,其實都是公民抗命的一種)…他們在選擇這種行為時,其實亦早已預計,最終可能需要承受遭「惡法」懲罰的苦果,但他們仍會因為本身的信念而採取行動…作為旁觀者,我們當然可以不認同他們的行為,但如果我們認同公民有違抗「惡法」的公民權利,我們則不應單純批判「違法」行為,更加應反思「惡法」是否有需要修正…

    AK當年也曾經因為學生報提早出紙,結果俾評議會班死老鬼又遺憾,又譴責,不過我地無後悔…

    在體制之內,則要研究有關條文的適用性…

    「拿城大學生會會費,津貼學生以外的活動」

    C.M.兄認為用這一點則可以否決出版六四特刊…以條文而言,一部份的關鍵字眼為,「學生以外」…

    如何介定什麼是學生以內,什麼是學生以外的行為…?

    以城大學生名義(學生報編委獲授權以城大學生名義出版刊物),就重大歷史性事件(六四事件),表達城大學生本身立場(學生報編委在校內競選中獲勝,即擁有相關的mandate,可以代表城大學生行使所獲授予的權力),於相關的公眾場合上派發…

    甚麼是「學生以外的行為」?

    AK認同法治的重要性,但在今次事件上,AK不認為存在「以法治為先,還是以政治為先」的矛盾…因為,有關的論點,即使不使用「公民抗命」的概念,單純就法論法,也不見得站得住腳…

  13. AK兄:可能我真係老了,而家睇這段片仍然會眼濕,尤其最後一小段有時真係唔想睇而轉頭:

  14. 六四係我地三十幾四十呢一代既人來說有特別意義,因為當時我們正正就係讀緊大專,和同學們上街示威,參加論壇及集會,連考試也可以不參加,最後學院宣佈考試延期好讓同學們參與各活動…我們都一同哭過喊過叫過,甚至我們可能還曾牽過手,一同唱過國歌…但現在的學生們根本未感受過,所以期望佢地出嚟只係我們一湘情願的想法罷了.

  15. 另外,為了紀念這日子,我提議當日每人在自己的blog內開個天窗,或每人寫點什麼的也成.

  16. 苦瓜兄:

    有機會你睇下AK兄呀(哎呀,竟然斷片!),Samsara呀等人上年既post,就應該會搵到你問既野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