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關於選舉的一些思考…

09九月08

又好鬼死耐無寫…原因除介真真實實既懶惰之外,其實亦都係因為私人(唔係依人)事務煩心之故…不過,唔寫唔寫還得寫…今日如果唔寫番一篇,好似又真係唔係好合乎個人型象,所以,都係要寫…

咁…一單全港性既事務,應該寫咩先呢…似乎都係應該由少左10個巴仙既投票率講起…AK開頭見到依個數字都真係有d皺眉頭,最基本既聯想當然係泛民依鋪一定揩野啦…再深層一d,諗到既自然就係果d因為投票率唔高,於是反證港人對於政治生活並不熱衷,再順勢推斷出港人對於普選素求有限,甚至港人未有足夠之政治成熟程度去接受以民主選舉方式參與政治的一系列推論…

不過,再想深入一d,其實,以03七一大遊行之後既04年作為基數去做比較,08年暴減百分之十,似乎就有欠公允…畢竟,其實相比於00年來講,08年既數字期實相若(當然,八年內毫無寸進始終係一件失望既事)…予其著眼於十個人入面有六個人無出黎投,不如著眼於十個人有四個人出黎投…確定四成係一個基本盤,再思考點樣拓展依個基礎…係重新上路既一個起步點…大家「有心人,拍住上」!

今日係忙碌工作既同時,都一樣會問下身邊既人,「你噚日到底係六,定係四?」當然,又以六為大多數(絕對既一句廢話),咁佢地自然有佢地本身既理由…仍然稱呼之為理由而唔係籍口,乃係基於楊威利既名言,「係一個民主社會入面,有不站立致敬的自由。」

不過…又再思考一下,係民主社會入面,人民的確係可以行使不站立致敬的自由,但係…我地不停咁重覆講爭取投票權既同時,其實,我地係唔係應該要諗下,我地唔應該強調投票既「權利」,反而應該要加深投票係履行公民「義務」既一面…作為一個現代社會既公民,被要求履行合理既公民義務(係外國係可以包括服兵役…)則應該係「天經地義」,投票並唔單純係權利,亦係一份作為公民既義務,唔係你自已話一句唔投,就可以唔投既小事…當然,AK認為,仍然係以通過教育推動先係王道…

又由投票率低…繼續講到泛民既表現,係投票率低落既一年,泛民係直選交出十九席既亮麗成績,連同功能組別既四席,合共二十三席(依個數字係催生整個香港公民社會既關鍵數字之一),總算跨個二十一席既關鍵數值,維持作為議會內反對派既作用…歸納如此「成果」,蔡子強兄以「大話夾好彩」形容,略為粗疏,事實上,今次泛民係多個選區唔玩鑽石名單,改為千帆並舉…雖然依一個做法導致左泛民之內互相角逐票源,爭票,人人告急既局面…但係其實依個做法,正正符合左比例代表制入面既遊戲規則,在眾多的名單之中,只要選民自行配票(真係要大話太好彩先得),又或者有一個中央進行配票(左派既必殺技),分分鐘可以俾一d「泡沫名單」從中突圍(今年民主黨既絕大多數當選名單,均屬於泡沫名單)…昔日被泛民口誅筆伐既「比例代表制」,今日忽然之間成為泛民既續命仙丹…歷史既諷刺,莫過於此…建制派亦都係唔係應該諗下,死抱不放既比例代表制,除左做就一個四分五裂既立法會,方便執政機構操控民意,實行「強政勵治」之外,對於本身既發展係唔係一件好事呢?

自由黨,公民黨,係今次選舉既兩大輸家,其中,自由黨四張名單「全軍盡墨」,正副主席下馬,以上屆作為第一大黨既自由黨而言,的確係慘烈無比…不過,係「官商勾結」既陰魂不散之下,作為商界代表既自由黨慘死,實屬意料之中,畢竟,無人會認同有人「又食又拎」,再加上鄉事勢力係中聯辦號召之下歸邊,多年黎無正式札根做地方工作既自由黨係直選入面有多大勝算,實屬意料之中…田大少同田二少幼承庭訓,輸得落落大方,符合人物性格,大少明確咁講出係「地區工作」不足,無咩幾何番地區辦事處係輸既主因,二少就一方面明確指出,中聯辦無關照自由黨既事實(一個富貴黨都仲要人關照,仲唔係又食又拎,真係講唔通),另一方面,表明對直選感興趣,「好有滿足感」,亦都符合佢「有火」既性格…最叫人失望既,真係周梁…佢既死因,相信有唔少同「旅發局」既糊塗賬有關,但係佢竟然歸咎「議會太多爭議,以致選民對政治失去興趣」作為本身落敗既原因…咁絕對係唔誠實既表現…自由黨今次乘興而來,敗興而回,自然會激起不少人對於商界在直選之中的出路提出質疑,並作為繼續為功能組別保駕護航既「理據」…不過,香港作為一個經濟城市,商界影響力之強大差不多係社會上難有所匹敵,係咁既情況之下,居然要仰賴於「政治免費午餐」先可以入局…其實又係「又食又拎」…

公民黨既數名明星級人馬(余,吳,梁,湯)都在直選當選,再加上「周迅」(陳)成功入局…但係其他兩個直選名單失利(張,毛),另外多個功能組別名單亦都失守…損耗不少…不過,今次都係一次重新上路既機會,公民黨係直選之餘,亦著力於功能組別選舉,總體路線上其實同自由黨差別不大(一個表榜商界利益,另一方以專業作為本身既亮麗門面),只是比重上既問題…公民黨應該考慮一下,到底係要走入群眾,定係要以專業,作為本身既Blue Blood證明…

於張超雄與毛孟靜之間,AK為張超雄連任失敗而可惜,但係對於毛孟靜,就真係覺得佢係抵輸既(雖然,死係鼠皇芬手中,真係有d慘不忍睹)…AK多年藏身九西,毛姑姑今年六月先係依度「新女上場」,都無熟客,咁就更加應該多d走入群眾,同d鄉親父老打下交道…但係佢多次選舉論壇之中表現不濟,太斯文既作風,失權左以前毛姑姑既狠勁….過份Blue Blood係流失選票比另一個更激既候選人既主因(AK都係咁流左過去)…落選之後,歸咎其他「泛民」名單不念情誼,猛烈攻擊,以及另一泛民候選人提早告急搶票…咁就有失風度…

要講贏家,成立不過兩年既社民連,出選五區,三區當選,其餘兩區落敗,但係各有支持,反映佢地既路線有市場…今年毓民係選舉論壇上「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怒屌(作為毓民既支持者,要用番下依d字先有味道)民賤聯狗男女,長毛大俠係台上高呼,「民建聯既擁躉唔好開心,我地係新界東拎左五席,用既錢係你地零頭都未夠呀…掟百幾萬出黎買兩個位…」何等瀟灑,何其俠氣…畢竟,政治,係講feel既…個feel唔好…真係好難吮架…

一點補充,不少報章評論認為,自由黨大敗,社民連大勝,反映中間路線聲音削弱,激進主義抬頭,立法會走向民粹主義,以至爭議不休之局面,此非香港之福…於在下看來,這種擔心簡直係…唉…四年以來,自由黨作為第一大黨,出現既局面係官商勾結,選民以手中選票作出懲罰性投票,而轉向有心監察政府既激進聲音…這正正是民主社會之中,選舉既基本作用…傳媒係評價選舉結果時,單純截取最後數字,不顧前文後理,實在,單向平面得叫人失望…

其實仲有唔少,不過寫到鬼死咁長…算吧啦…留番一d空間,俾大家多d思考,可能仲有益於討論既…你話係唔係?

廣告


4 Responses to “才:關於選舉的一些思考…”

  1. 1 Terence

    今次豉油黨真正初嘗咩叫「親疏有別」的滋味了。阿公始終比番親生仔的。

    周迅?唔係掛,哈哈哈。
    雖則陳淑莊呢次勝出,但變身周迅,估唔到喎,哈哈。
    咁李慧係徐靜蕾?哈哈哈。

  2. 2 SiuPang

    兄弟, 你又點睇卿姐又票后變到 “猛" 車邊入局呢? 至於劉千石之敗, 就同佢畀中央統戰不無關係, 明顯轉左軚, 但又唔索性轉入民建聯個馬房, 等大陸餵D選鐵票畀佢食…

  3. AK兄,你的報道真精彩!

  4. 嗯, 呢期在馬沙度同呢度寫了唔少, 我真係唔夠您寫到咁入肉啦!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