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指黑為白,以晦為明,能破無明?能空諸相?

16八月08

關於「奧運開幕式上造假」事件,友人Alan兄於在下的文章中有以下的留言:

「幕後代唱幾時名正言順地變左做假?咁我可唔可以報警拉老廟賣口水CD果個串謀行騙?Stephy開演唱會咪嘴又算唔算訛騙?我又可唔可以告Christopher Nolan?佢無係電影海報講明Dark Knight有CG woh,我真係以為Batman可以係國金2期跳落街唔死woh…

都係果句:why so serious?你認為當今中國如果無呢件事發生的話,民族水平人民質素真係會大幅提升?唔代唱強國論壇就無晒糞青?唔畫腳印d自由行就會好有品唔通街放飛劍?對於有見地既中外人士黎講,中國就係中國,經已有晒perception,開幕式搞得再勁,唔見得會提高呢班人對中國睇法,再做得流d key埋李寧飛身720度轉體,都唔會令呢班人撤資。中國,經已有佢自己既定位,甚麼咪嘴做假,得啖笑而已。假若真係有人因為呢件事對大陸改觀,佢對大陸實在認識不深;如果有中國人覺得呢件事好embarrassing的話,哈!你實在好傻好天真。」

對於這個留言,在下不能不特別重視,故作出了長篇回應,現在也把在下的回應多組織一下,貼到此處,以其有更多的君子可以加入討論:

Alan兄,
本身,其實AK無意就「中國於奧運開幕上做假」去寫一篇文章加以韃伐…只不過是在另外的一位網友的Blog上看到了「假的又如何」,隱隱覺得,這種想法不妥當,結果寫下了這篇回應…之後再貼到這一邊吧了…

看閣下的回應,有關的論點其實同不少覺得「假的又如何」,認為事件沒有問題,又或是沒有什麼好去討論的朋友所持的論點差不多…如果這是其他網友的網誌,在下是不會回應的,怕在人家的地方引起不必要的罵戰,不過,這邊是在下的「主場」,既然在下無法同意,也就只好再寫上一寫…

「幕後代唱幾時名正言順地變左做假?咁我可唔可以報警拉老廟賣口水CD果個串謀行騙?Stephy開演唱會咪嘴又算唔算訛騙?我又可唔可以告Christopher Nolan?佢無係電影海報講明Dark Knight有CG woh,我真係以為Batman可以係國金2期跳落街唔死woh…」

首先,幕後代唱,即是在前台的表現者本身並沒有真的在唱,不真,就是假…相信這個定義,彼此是認同的了吧…這個是真與假的基本判斷。

如果老廟賣的口水CD是貼上其他Artist的「嘜頭」,那就的確是在賣假貨(相信閣下對於Fashion也有相同的執著吧),Stephy在演唱會上咪嘴,不是真唱,在香港未有法例管制,但這種有違觀眾合理期望的行為,自會受到公眾評論的抨擊(大家都是傳媒出身,對於第四權的功用不需在下多說了吧),更何況,國內是有明確規定,在公開表演中不可以使用幕後代唱,故此,購票入場觀看開幕式的觀眾是的確可以按國家法例提出訴訟的…

不少朋友在討論今次問題時,往往以電影作比…正如在本篇之中早就指出,這種類比方式本身就存在了不當類比的問題…相信如果你買飛去睇濱崎步演唱會,發現步姐公然「咪咀」,你也會叫一句「回水」吧…但在看赤壁時,相信你不會因為見到周瑜居然是四十幾歲的梁朝偉,又或是看蝙蝠俠時,Batman係國金跳樓而不死而大叫「回水」…這中間是牽涉了一個「合理期望」的概念…

開幕禮上,觀眾對於表現者,是有「合理期望」的,「合理期望」是指對於演唱者有合理的要求,當然,「合理期望」亦有本身的適用範圍,就如大家不會「合理」地「期望」李寧真的懂得飛,但就對林小朋友是有「合理」的「期望」,認為她是真唱的,這個以當晚大晚上的安排,不能算是一個不合理的期望吧…而且,負責開幕式的張大幕演之後也說,「每次在採排時聽到林小妹妹唱出歌唱祖國都會感到非常感動」…而張大導演明知林小妹妹沒有真唱,故這番說話亦證明了有關當局的確是有意圖隱瞞存在幕後代唱的情況,亦即是整件事開始進入了詐騙的範圍…

在下相信,只要具有正常的頭腦,本著誠實不詭辯的態度,就不難理解在上以上的論據…

「都係果句:why so serious?你認為當今中國如果無呢件事發生的話,民族水平人民質素真係會大幅提升?唔代唱強國論壇就無晒糞青?唔畫腳印d自由行就會好有品唔通街放飛劍?對於有見地既中外人士黎講,中國就係中國,經已有晒perception,開幕式搞得再勁,唔見得會提高呢班人對中國睇法,再做得流d key埋李寧飛身720度轉體,都唔會令呢班人撤資。中國,經已有佢自己既定位,甚麼咪嘴做假,得啖笑而已。假若真係有人因為呢件事對大陸改觀,佢對大陸實在認識不深;如果有中國人覺得呢件事好embarrassing的話,哈!你實在好傻好天真。」

對於「有見地既中外人士」(相信包括閣下),他們早就對中國有了所謂的Perception,即係所謂的「定見」,又或是「成見」,但定見,成見又或是Perception,不應該是一種永恆不變的概念(現在大家都從事PR行業,應該明白什麼叫做Perception Change,否則我們就應該一早執包袱)…定見,成見,Perception可以轉好,也可以轉懷,這是一個大家都清楚不過的事實…如果成見,定見又或是Perception是恆久不變的話,就不會有「日久生情」又或是「色衰愛弛」的情況了…

今次事件,在表面的層級上,是進一步打擊中國品牌形像的問題…當然,正如前述,如果閣下認為中國品牌是永恆不變地無可救藥的話,那麼以上的對你就沒有什麼關係…甚麼海爾,聯想的…也可以正式的「摺埋」…

短期內,的確不會有人因為「做假」而撤資,相信也不會因為「造假」而提升中國的國際形像,長遠來說,在下就唔係咁睇啦…無論怎說,事件對中國的國際形像存在負面影響…這個應該是一個無容置疑的事實…

至於「好傻好天真」的什麼,既然在下可以貼得出「大道之行」,相信閣下也應該知道,在下的確是「好傻好天真」的一個吧…一句Why so serious,就如同躲身在人群之中讚美國皇的新衣是何等華貴美麗的成年人一樣…如果是這樣的話,在下寧可繼續做「好傻好天真」的一個…這樣,在下就可以繼續為民族質素低落表示不滿,對於遍地糞青感到羞恥,對於自由行插隊放飛劍提出指責…

「假的又如何?」的最大問題,就是接受這種情況(無論是真心擁抱這種情況又或是無奈接受…兩者並無差別…),將「造假」視為一個常態,承認「係呀,我地就係咁架啦,吹呀?」這麼的一種態度…如果對於真,假都唔能夠嚴肅對待,甚至當有人點出當中存在問題,就要被質疑「Why so Serious?」,咁既一種價值觀就真係大有問題…你我都是在傳媒工作多年的,如果就連對真實的追求都可以輕易拋低的話…我們以前走過的路就算是白行了…

事實上,之後再貼Apple Daily的Link不見得可以提升說服力,反而是一種訴諸權威的行徑…難道在下也需要把網上所有認為今次事件有問題的文章也貼出來,之後比較那一方更為「疊馬」來評估是非對錯…不要玩吧?!

「指黑為白,以晦為明」者,自然是應該被受抨擊的,但如果看到問題而不出聲,這就是容許錯誤的存在,基本上與製造問題者是同罪的,這種態度,不是在下的選擇(如果我可以對事件做到不動聲色的話,相信在下現在也一定不會是處身如此的境地,我想,你也明白我說的是什麼)…抱著如此態度的人生,「能破無明,能空諸相」乎?

在下無意挑起罵戰,只是,對於在乎的友人,要求,是比一般人高一點的…

廣告


10 Responses to “才:指黑為白,以晦為明,能破無明?能空諸相?”

  1. alan:

    咁如果我係電視機螢幕上面見到中國嘅舉重手舉到三百公斤,然後有人話我知,嗰個係cg特技唻架,我又可唔可以一句why so serious帶過﹖

    why so serious唔係咁解架,唔好亂引啦。

  2. Derek:

    Perhaps the degree of seriousness lies on whether there are clear standards and rules or not.

  3. 所謂「失望只因期望」, AK 兄的「合理期望論」 已清楚解釋網民兩極反應之因由。

    就這件事, 更顯言論自由之可貴。香港博客對「假唱」的態度眾多, 透過博客和討論區百花齊放, 不是人身攻擊, 而是有理有據, 都值得尊重, 彰顯何謂 agree to disagree 的「文明」。

    但內地的留言版有關這件事的報導和討論都已給「和諧」掉, 我覺得很恐怖, 不只因為無言論自由而感恐佈, 而是背後企圖統一思想立場的動機, 以及一旦給它成功了的後果, 將是非常嚇人!

  4. 4 AK

    反覆思量多時,原本打算不再就此議題作出回應,畢竟這個議題在這一個時間點上實在不惹火,多言必失…然而,承蒙友好的錯愛,以至情況又有變化…況且,把這一篇原本只是回應的東西,變成一篇文章,本質即是要鼓勵討論,如果在此一點上拒絕回應,未免有失本意…所以…只有重作馮婦…

    Derek兄,C.M.兄,
    Madness is like gravity, all it takes is just a little push…又或者用係活塞男身上,all it takes is just a little hole…好…攪笑完畢…咁講啦…在下覺得,並於真與假,我們應該嚴肅處理,而在真假的問題上,灰度一貫沒有其他問題般大…一個簡單的rule:

    非真,即假。

    渣估兄,
    關於合理期望,在下將於稍後再述。就言論自由之上,AK覺得可以就問題發聲,互相透過討論去互相糾正,是推進思考,探求真相的基礎進路。事實上,所需要的,未必是嚴密的思辯訓練,反而是一個健康的腦袋,以及一夥誠實的心。

    國內的情況的確是教人憂慮,以千人操的手法去表現「和」字,本質上就有違「和而不同」的古先聖賢之教誨…捨棄以討論得出結論的方式,而以其他外力影響,建立一個統一思想立場的群體,其後果是極之嚴重而可怕的…

  5. 5 AK

    之後的兩篇回應,轉載自「七十樓危危下望」。由於網主七十師妹對在下文章之錯愛,轉載了這一篇的內容,故此,回應的責任,應該在於本人。為求今次討論可以盡量系統化並作出記錄,所以有關的回應將於本站及友站中發放。

    以下為網友g的回應:
    “合理期望",大抵是社會大部分人的想法,有趣的是,在這件事上,大家反應各走極端。我相信這案如果拎上法庭,法官/陪審團都很難決定。

    若你問我,我的感覺很單純直接…林小妹出場的時候,我真的沒有期望那聲音一定是她本人的。

    這就是各人主觀感覺之不同。像李蘊那張濕身照,作為女生,我看來看去都沒有意淫感覺,還想是否自己有問題。後來看到法官判詞,啊,才發現原來有人和我一樣想法。

    至於為何群眾反應各走極端,這我攪不懂,從此岸到彼岸,兩岸的人總不明白對方為何這樣想法。

    以下為Seikomatic(精功大師)之回應:
    (1) 合理期望。

    某某既合理期望系咪等如其它人一定要buy,反過泥俺既合理期望系咪一定要你buy,呢個世界上唔論時代背景唔通真系有人神共認既十戒。

    (2) 有無期望

    無期望,邊有失望?俺都唔食大快樂一哥焗飯咁 cheap,所以要需要期望兩塊豬扒,白飯炒底?

    (3) Perception

    俺中五既英文主觀覺得呢個字含有負能量,如果話可以改變人地既 perception 就好叻,不如深究下惦解人地有既系preception而唔系 impression or feel or idea..

    (4) 傳媒=講真話=道德良心?

    除左當俺系低b之外,要傳媒做埋教宗達賴果份工?要阿扁做民主鬥士啦!

    (5) 指黑為白,以晦為明 vs 能破無明,能空諸相

    指黑為白,例子:指住和尚話系神父。
    欺騙,例子:剃光個頭扮和尚。
    表演,例子:家英哥扮和尚。

    佛家根本就系指黑為白,說有為無,執空為有。空空就系去執,執是,執非,即有見,非空耶?

    (6) 當大眾覺得李寧太空漫步好形,俺當晚淚濕香枕夢迴夜半,就系放唔低又比鬼佬睇死你班中國人技盡,永遠得餓虎床龍一招。絕對令俺既合理期望破滅。

  6. 6 AK

    多謝g小姐及精功大師參與今次討論,關於合理期望的問題,在下有以下一點認為應該要進一步釐清:

    個人期望不等於大眾期望,亦不等於合理期望,三者可以完全不同。

    個人期望是指個人對於特定事件之發展存在一個方向性的期許,而這個期望,可以是合理,亦可以是不合理的。就例如,一個小六學生,期望考入心儀的直資名校,如果他具備了所需的條件(包括眾多的因素,例如學業成績,兄姊輩是否於該校就讀,是否信奉天主教,基督教…甚至父執輩是否與學校之管理層有良好之關係等等),他的期望也可以被介定為合理期望,而反之,則他的期望就可能不是那麼的合理了。眾多個體對單人事件的個人期望,可以是雜亂紛陳,而不具備一致性的。

    大眾期望是指眾多的個體,對於特定事件之發展存在一個方向性的期許。由個人期望到大眾期望,這個期望必需為大眾所認同。然而,大眾期望雖然集合了眾人的智慧,但亦可以是不合理的。就例如大眾對於中國健兒在今次奧運上的表現有所期望,希望他們可以取得佳績,但要求運動員在各個單項之中均取得金牌則是一個不合理的期望(尚幸,雖然大眾的確對中國健兒的表現有期望,但不至於去到不奪金不體諒的地步…希望不會出現東京奧運時,日本選手於不能回應國民的期望而自殺的情況)…

    從以上的論據中,可以了解到,一個期望的合理性,並不在乎於他到底是個人期望,還是大眾期望。判別一個期望的合理性,是在乎於特定事件以及產生有關期望的眾多客觀條件,合理性,有時是一個程度的問題,故此可以有很大的灰度,甚至可以被說成是主觀問題,但大體上,仍然是可以客觀去判斷一個期望的合理與否。就例如,基於人不懂得飛這個經已確定的事實,我們可以斷言,期望李寧可以不用「威也」表演「夸父追日」,相信就無論是主觀還是客觀,這都是一個不合理的期望。(另一個常見的例子是老闆的「合理期望」,就未必一定與員工的「大眾期望」所一致,尤其是在責任和回報的問題之上。)

    那麼,為什麼觀眾對於林小妹妹在奧運開幕式上真唱的期望是合理期望呢?在下認為有以下多點:

    1)觀眾會相信,林小妹妹具備了演唱的能力(即基本喉嚨發出聲音之能力,聲音是否甜美不在考量之中),否則,她不會被置放到台上。

    2)觀眾會相信,現場是一個莊嚴的公開演唱環節,這個可以從現場的環境之中得到反證,而對於公開演唱環境,觀眾使用的是演唱的標準,即真唱,而非「咪嘴」或「幕後代唱」。

    3)觀眾會相信,根據國內法制,公開演唱不能「咪嘴」或「幕後代唱」,即使在商業的演唱會之上也不可以,所以對比要求更高的奧運開幕式上,表演者應該都是「真唱」。(國內)

    4)觀眾一貫所理解的,在各個類型的公開演出之中,表演者都是現場真人發聲,所以奧運開幕上林小妹妹應該是真唱。(海外)

    5)演出之後,統籌整個演出的張大導演表示,每次採排時,到這個環節他都會為此感動,加深了觀眾對於真唱的期望,畢竟,有知道內情者表示對這個環境的「真」感動。

    基於以上在能力,場合,環境,法理及事後證言等多個因素,在下認為觀眾對於林小妹妹在現場是真唱的此一期望,屬於一個客觀的合理期望。

    有朋友可能會以林小妹妹可能因為頂不住世人壓力而怯場,以至無法滿足「喉嚨發出聲音」之基礎要求,作為否定「真唱」為合理期望的一個理由。然而,之後事件的發展明確顯示,林小妹妹不發聲並不是「機能」上出現問題,而是有領導人以原唱者楊小妹妹外觀上不能呈現中國兒童的美態,結果在「國家利益」的考慮下選擇以「幕後代唱」的形式演出…故此,怯場之說,不能成立…

    又或是,有朋友會以在其他同樣的場合之中,亦有其他人是使用「幕後代唱」又或是「咪嘴」演出,所以要求林小妹妹現場獻唱並不合理…有其他人在另一個場合中使用「幕後代唱」,在下只可以推出這個「其他人」應該為假唱而受到譴責的結論,卻推出不其他的表演者也有使用「幕後代唱」的權利此一結論。

    至此,應該有朋友會認為,在下對於林小妹妹太過殘忍,要求一個九歲的妹妹在四十億人前展現其「不完美」的歌喉…well,事實上,參與奧運開幕的演出就是要頂著全球觀眾的眼光,所以這個要求雖然高(尤其是對小童而言),但不能算是過份,至於在歌聲的表現上,在下也不是要求完美,即使不完美也無問題(AK覺得較完美的做法是楊,林兩小妹妹同台合唱),最大問題是林小妹妹沒有在台上真唱…不真,就是假。

  7. 7 AK

    解決了期望的問題之後,可以再討論精功大師的其他論點:

    2)有無期望
    個人當然可以無期望,亦可以不理會問題的發生,甚至可以對於問題毫不在乎…不過,問題不會因為個別人是否在乎,是否理會又或是有無期望而出現及解決。即,個人可以不在乎在身邊嚮起的喪鐘,但喪鐘持續地嚮是不會因為你是否在乎而改變。亦即,今次事件的負面影響,不會因為「why so serious?」,又或是「i just don’t care」而消失。當然,個人也可以繼續不在乎。

    3)Perception
    根據dictionary.com及眾多字典的解釋,perception這個字眼並無存在負面意義,僅表達對於事物有一個感覺反應(事實上,如果留意內文,應理解,在下不是選用這個perception的字眼,是由早前的留言者所寫下的,而要講negative,在下用「成見」這個字更加negative)…在下沒有認為,可以改變成見,定見,又或是引發perception change就「好叻」,而是僅指出,無論是定見,成見,perception,impression,feel以及idea,都不是一成不變的永恆存在。今次事件的表面後果,是導引人們對中國品牌產生 負面/negative的定見,成見,perception,impression,feel以及idea。

    4)傳媒=講真話=道德良心?
    在下沒有認為任何人是「低B」,只是經過了大學時期及於傳媒中打滾多年的經驗,了解傳媒有「說真話」的義務,這是公眾對於傳媒的合理期望(起碼,在香港社會中)。要求傳媒「講真話」,對真假嚴肅看待,是他們工作中的基礎義務(不能因為現象上傳媒表現不到位而否定傳媒工作的責任)怎麼可以與「要傳媒做埋教宗達賴果份工」的越俎代庖相比呢?「要阿扁做民主鬥士」更加屬於不當比附。

    5)指黑為白,以晦為明 vs能否無明,能空諸相
    回到以表現作為沒有造假的理據此一論點,其實應該可以從原文中才到相關的理據,所以在下不多講了,請參閱前文。

    關於佛經,「能破無明,無空諸相」出於大乘金剛經論六波羅密第十四:
    「復有眾生,能破無明,能空諸相,能通理法,能決是非,言言的當,字字無差,名得第六般若波羅密。」

    言言的當,字字無差。雖不能至,心嚮往之。

    6)餓虎床龍的舊路
    在下也個人期望張大導演及程大武指可以有更精彩的演出…

  8. 8 AK

    (轉載自七十blog精功大師之留言)

    ak,

    俺希望口水可以,感情勿傷。

    (1) 俺一直覺得人類社會好多道德規範,價值觀念,行為守則,就系要個人利益去換大眾長治久安,但咁唔代表全人類都見解一致,期望一致。除左大唔代表o岩之外,大即系唔系全部啦。

    (2) 對某件事情的反應,主觀感覺,跟當時當地的大眾意願系咪會自動同步,定系因為個人的文化,成長背景,人生經歷出現分歧,這不言而喻。

    (3) 相對於林妹妹呢件事,俺反而覺得女子體操隊【唔足月】事情更值得關注,俺更不能接受。因為呢種叫【欺騙】,唔系【表演】,等同食禁藥。

    俺會要求賣假藥既被判死刑,但裝假胸既唔需要座監,雖然明知裝假胸會影少男對女性形象產生誤區,對少女個人價值判斷產生錯誤引導,影響至遠至大。

    (4)阿扁既例子,俺既意思系俺對民主鬥士有期望,期望佢系有理想,乾淨清廉,唔會同流合污既,反賄瀆職既竟然系人版。不過呢種期望可能其他人唔會覺得合理,建制派更加無期望,唔關心,拔俺唔會因此而改變。

    正如俺唔會期望全世界人都修佛法,雖然佛法精妙無比。

    (5) 佛法教人非妄語,妄念,要八正。而波若經當然句句真實,字字無差,是無上法,經文中既:復有眾生,能破無明,能空諸相,能通理法,能決是非,言言的當,字字無差,系指波若智。拔:

    大波若智系觀空去執,法無佛法,因為執空墮妄。佛於俺何所用,法於俺何脾益?

  9. 9 AK

    精功大師
    「君子之爭,必也射乎。」在下相信,通過討論,是探求真相的合理進路,只要彼此都有健康的頭腦,誠實的心靈,討論即使激烈,亦不會影響感情。

    1)在下釐精個人,大眾及合理期望(以及不合理期望)之分別時,經已指出,大眾期望不一定是合理期望。之後再以多個論點,指出於奧運開幕式時,大眾(全球觀眾中的多數)期望並相信林小妹妹是真唱,屬於合理期望。林小妹妹在奧運開幕上採用幕後代唱,是有違大眾的合理期望。

    在下未有認為,大眾期望一定是合理的,所有人一致的(正如閣下指出,大,不等於全部)。

    2)在下亦不是以價值觀出發去評斷事件,事件的基礎在於,幕後代唱,即台上的表演者在需要現場發聲唱歌時沒有真正的唱,而是依靠幕後的安排,代為發聲。不真,即假。這個標準,應該是超越了個人的主觀感覺,文化,成長背景,人生經歷之影響。

    當然,個人對真假之重視(執著)程度會受以上的因素影響,但事件的真假本質,不會因以上之因素改變。

    3)關於中國女子體操隊涉嫌「未足月作賽」,在下的態度是一致的,只要有足夠的證據證明其為「造假」,則必需嚴正指出,並予以譴責。事件甚至比禁藥嚴重,禁藥是個人行為,修改護照資料是國家行為。

    不同程度的假,予以不同程度,洽如期份的責難,是正確的處理方式。假奶粉應該判處死刑,因為會食死人,假奶則未至於要死,因為大概只會影響個別人士觸感(個別人士未必介意,甚至滿足於其視覺效果)。然而,真,假之別,沒有程度之分。

    4)對於阿扁應該是民主鬥士,在下相信是台灣一千三百萬民眾的大眾期望,考慮到阿扁既身份,出身,背景等眾多客觀因素,這是一個合理的期望。他違背合理的大眾期望,貪賄瀆職,即是之前競遊期間所展示的民主鬥士型像為假,應予以最嚴厲的指責。個別人士無期望,唔關心,不會影響「阿扁違反大眾合理期望」此一事實的真偽。

    5)對佛經的認識,在下不如大師,只是相信,容許假的存在,影響對真的理解。

    期望大師多多賜教。

  10. 多謝兩位賜教。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