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六月, 2008

酒:斷片

26六月08

如果大家都係有番咁上下「酒齡」既朋友,相信都會試過下斷片呢一回事情…AK近排就係極短既時間之間,經 […]


戲:文雀

23六月08

文雀,於老香港來說,是扒手的匿稱,相信年青一輩的觀眾都不會知道這個稱呼既由來,畢竟,大家都係係一個石屎森林到長 […]


才: Push Mail

19六月08

剛剛在博客「媽媽阿四」的blog上看到「與蠶繭對話」的一篇,想起自己對於push mail這種東西真是跡近「中 […]


酒:醉生夢死

18六月08

記唔記得,王家衛「東邪西毒」入面果一酲「醉生夢死」? 黃藥師同歐陽峰對分左果一酲酒之後,一個開始逐步忘記過去, […]


花左唔知幾多時日,終於完成左今年其中一隻必玩遊戲GTA IV既故事模式,其實呢一篇就應該供過去俾叉盒日替果邊俾 […]


副局長以及政治助理事件持續發酵,有時好難想像,依單野居然係可以咁樣發展,基本上,所有可以錯既野,居然真係全部錯 […]


因為星期二要番工,所以犧牲左噚晚場荷蘭對意大利,結果係今朝晨咁早起身,知道超精彩既3:0比數之後有d想死既感覺 […]